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ya的芭蕾世界

Je danse donc je suis. - 我舞故我在。

 
 
 

日志

 
 
关于我

Je danse donc je suis -- Je ne sais pas ce qu’est Dieu. Je pourrais vous dire ce qu’il n’est pas. Ce qui n’implique pas que je sache ce qu’il est. Or, la danse, je sais... Tout... Dans la danse, je suis là, je sais, et tout est là comme il est.

网易考拉推荐

草草粑vs.青团子  

2013-03-30 15:25:2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将至,稻香村又开始卖青团子了。像往年一样买了些个,并不是稻香村的青团子有多么好吃,而是因为每逢见到这玩意儿,就想起了儿时家乡吃的草草粑,不过借此聊以排解乡愁罢了。

每逢初春之际,家乡江边、河边的河坝子上,会长满一种带白绒毛开小黄绒花的绿茸茸的小草,绵绵软软的,带着一股莫名的清香。这种小草竟不记得有名字,至今也不知它的植物学学名,只记得,大家都管它叫做——草草。小孩子们受大人差遣,手提竹篮子,乐得到河边去采摘草草,那是一片宽广自由的玩耍天地呢,一去就是大半天,尽管疯尽管野。连花带嫩叶采下,草草也不过半寸左右长短。待竹篮子装满了,才磨磨蹭蹭地回家去。

大人把草草洗净了,切得碎碎的,加糖水与糯米面和在一起,做成一个个小粑粑,下面垫上蕉叶,上笼屉蒸熟。待揭开笼屉的盖子时,满堂顿时清香四溢,缭缭不绝。草草将自己的一缕香魂,尽融在小小的糯米粑粑之中,细碎的绿色的叶、黄色的花还历历可辨。世间的美味,有时候就这么简单,野地里毫不起眼的小小野草,就这样化腐朽为神奇。儿时的我,每年逢草草粑的季节,都会贪吃到肚儿圆,因此常常闹消化不良,第二天一天都不吃饭,糯米不好消化不是么。

等上了大学,离开了老家,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草草粑的踪影了,就更甭提吃上。家乡的其它一些小吃尚可自己做,只要有原料,唯有这草草粑,因为草草不可得,再也吃不着,甚为惦念。

后来在稻香村发现青团子,初见之下,与草草粑有些许相似,待尝过之后,知此物非彼物,想去甚远。但因有那么一点点相似,便以之作为草草粑的替代品了。年年清明时节,稻香村会有那么两星期卖这种时令点心,偶也都会去买些个回来,解解馋而已,心里馋的,还是小时候在家乡吃的草草粑。

也想外婆了……想来她老人家在那边一切都好吧……一定的!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