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ya的芭蕾世界

Je danse donc je suis. - 我舞故我在。

 
 
 

日志

 
 
关于我

Je danse donc je suis -- Je ne sais pas ce qu’est Dieu. Je pourrais vous dire ce qu’il n’est pas. Ce qui n’implique pas que je sache ce qu’il est. Or, la danse, je sais... Tout... Dans la danse, je suis là, je sais, et tout est là comme il est.

网易考拉推荐

流浪中欧之前奏曲,巴黎(7月12-14日)  

2012-08-16 18:35:06|  分类: 浪迹天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 lonely traveller on the lonely planet ……

 (缩小了文中配图。原图及更多图片去专题相册=> http://enyaballet.blog.163.com/album/#m=1&aid=242972531&p=1 )

这是第四次去巴黎了。每次去法国,都只在巴黎呆着,好像没想过要往别的地方去。在巴黎,主要的目的就是天天泡巴黎歌剧院看演出,然后,除了前两次还在白天赶赶时间跑跑各博物馆外,之后,基本上就是睡一个大懒觉起来后,如果觉得时间足够,就合计着去另外某个博物馆,要是时间不够,就看看有没有可以去上堂芭蕾课活动活动腿脚的地方,其余的时间,就漫无目的地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以及塞纳河边溜跶闲逛。所以,巴黎南郊的凡尔赛宫,至今还没有去成,总是起晚了,不够一整天不是,所以偶想,下次若起心想去,恐怕得住到凡尔赛那边去,住巴黎市区里,总是起晚,时间总也不够。(北边?)的枫丹白露大学城也没去。说来也怪,一点也不着急,总觉得巴黎随时都会去的,凡尔赛迟早都会去,尽管这次离上次去已经6年过去了。

 这次绕道巴黎逗留一番,除了赶POB这个演出季的尾巴、后三场《关不住的女儿》之外,也为了拜访拜访几个老朋友。等7月初欧洲行程定下来,要看的演出在7月12、13、14号三个晚上,POB的网上订票已经关闭了,而且14号晚上根本没票卖。只好求助巴黎的老友R.F.,原来14号晚上国庆日的演出是免费的,不卖票,观众需要提前到Palais Garnier的售票处排队入场,位满为止,这是每年国庆日巴黎歌剧院演出的惯例,不管是芭蕾、歌剧还是音乐会,这天的演出都是免费的。R.F.帮我买了12、13号的票。偶知道飞机会到得晚,就问R.F.是在剧场等偶呢,还是他把票留在剧场大门口工作人员手里,R.F.说那当然是在剧场等着偶啦,哥们就是哥们,没得说。12号下了飞机,从机场直奔剧场,到达剧院时,演出已经开始了半小时。R.F.在剧场等着我,拿了偶的行李回办公室,继续等我看完后一道回他家,他的GF、老朋友B.J.正在家等着吃晚饭呢。这白吃白住连带票务接送一条龙服务的,咱也不能空着手去呀,每次偶都会给他们带礼物,这次呢,带了一套天福的四件套四色(粉绿、粉蓝、孔雀蓝、釉黄)飞雪、纯白内胎细瓷小茶碗去,还特地为B.J.挑了一条翡翠小珠子手机手链。

 关于演出这里暂且先按下不表,待空了再单聊。

 

7月13日,阴间多云、毛毛小阵雨,上了一堂准专业高级班的芭蕾课,晚上看演出

 吃罢早饭,急忙赶往Le Centre de danse du Marais,跟芳芳约好了要上11:00 – 12:30的芭蕾课,这是一堂号称高级/专业课(avancé / professionnel),不晓得会是啥阵仗。以前在这里上过几次课,都是中高级的(moyen / avancé),跟起来没有什么大问题。偶到得早了点,就先在舞蹈中心附近的市政厅广场及塞纳河边、pt d’arcole桥上溜跶了一圈儿。

 正要往舞蹈中心去的时候,在Rue du temple街的拐角处发现了一家Body Shop,急忙钻了进去,为虾米涅?在北京国际机场出境的时候,偶的香波被安检扣下了,理由是超过了100ml,不能随身携带,只能随机托运,而偶又没有托运行李。这后面一个月,没有香波偶这长发怎么洗啊?在机场免税店里,找不到小于100ml的,地面超市里就更难找小瓶装的了,偶也没功夫到处去找超市啊。进了店就直接问店员有没有小于100ml的香波,接待我的那位女孩开始说没有,但旁边一女孩跟她嘀咕了一句什么,然后她说有旅行套装不知是否合我的意。套装有两种,一种是60ml香波+护发素各一瓶另配手霜一管旅行梳子一把,另一种是60ml香波+护发素各两瓶带旅行梳子一把,价格一样10欧元(坑爹啊,可又别无选择),偶怕不够用,就选了后者。

 出了店,顺着Rue du temple街一路往北走,没几分钟就到了舞蹈中心的院门口,看看芳芳还没到,还有一点时间,就钻进了门口的那家舞蹈服装用品店,扫描一圈,东东不少,琳琅满目,仔细一瞧,价格折成RMB后都不低。正往外走,迎面碰见一个似曾相识的高个儿小姑娘,再往外走,迎面就碰见芳芳了,贴面吻打招呼之后,芳芳唤回来前面那个小姑娘,原来就是她的小女儿Alice,怪不得面熟呢,长得像她爸爸,又见过她更小时候参加全法艺术体操比赛时的照片,真真是女大十八变,她这才刚上高中,就已经比她妈妈高出一指了,芳芳个子本来就够高的了。照样行贴面吻礼,然后忙着交换礼物,妥当后,一起进了舞蹈中心。Alice也要和我们一起上课的,心里暗想,碰到高手了,不知教室里还会有什么样的高手呢。

 这家舞蹈中心以前来上过几次课,挺熟悉的了,跟门卫打了招呼后,直接去了2楼的更衣室,里面有3个十多岁的小姑娘正在更衣,看那身条儿架势,心里暗叫不妙,这回可能是闯进正经(准)专业高级班的课堂里了。以前来上所谓中高级班的课,都是大人的课,即便号称高级,也都是业余的、有水分的,学员水平高低不一,什么年龄、啥样儿身材的都有,它高级不到哪儿去。凭咱在中芭老师、北舞院的业余班里混的这些年头,流窜到欧洲那些成人业余中高级班里上上课,还没被难倒过呢,都能应付过去,还算不错呢。这一次,看来有点玄。

 待下到1楼教室门口,外面又见两个小姑娘在热身、stretch,这一眼瞧过去,额滴神,那功夫跟北舞院附中高年级的女孩儿不相上下了,那身条儿可是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偶吸了口凉气儿,乖乖,惨了,幸亏还有芳芳作陪垫底儿。

 上一个班下课了,进了教室活动热身,一面听着芳芳和那些个准专业小姑娘问话聊天。教室里另有两个成人模样的女子,年龄看上去二十多岁,身材都不错,等再看她们活动热身,心里有底儿了,松了口气儿,又多两个作陪的伴儿了。

 这班里就我们这些个学员:5个准专业小姑娘、艺体底子的Alice、芳芳、两个成人再加上我。

 老师是原POB的男演员,年纪大约五、六十岁,以前肯定不是大腕儿级别的,因为他的名字偶不熟悉,头天晚上问过B.J.,她说她也不知道,但教我们那是绰绰有余了。

 把杆练习的强度不算大,每个练习也不长,差不多都只给了4个8,动作变化比较快,且法派跟俄派教学差别还是挺明显的,脚下和小腿的小范儿多,在国内的课上很少这么练,不过,跟起来倒也并不很吃力,只是要论动作到家的程度么,平日里在成人班里混着,感觉还不错,这一看前后的那几个小姑娘,差距就明显了。再看她们那长长的旁腿,几乎就是贴着身体上去的,那叫一感叹,唉,谁叫咱从小没练童子功涅。Adage的时候,老师在偶旁边看了半天,帮正了正姿态掰了掰腿,点了点头。下了把杆后,偶觉得活动量不够充分,身体好似还没有完全活动开来,不像中芭老师一般都给了6到8个8,强度比较大,下了把后比较痛快。

 到中间组合,port de bras, tendu, adage之类的,编排挺花,有些劲儿挺难拿的,各种arabesque、attitude控制的时间都挺长,还带变体、转身、tournant之类的,动作分解开来倒都做过,但组合编排就很不一样了,中间还有不少小范儿的衔接动作,好歹都能依样画葫芦地比划下来,遇着让作第二遍的机会,也能把动作尽量做得更好更稳定些。虽说跟那几个小姑娘比差距实在太大,但在几个成人里面所幸没有垫底儿,老师看偶时也赞许地点点头,捎带有点意外的表情。

 可是到了小跳,抓瞎了,一连串儿的各种jete battu、glissade battu、assemble battu, 外带移动、变方向、en tournant的,又快又花哨,那就是POB那种脚底下的花活儿了,以前没这么练过呀,根本忙不过来,尝试了一下,放弃歇菜了,回头一看,另3个成人也都歇菜了。6个小姑娘,有两个利落的,另外4个(包括Alice在内)都磕磕绊绊的拎不清,又重来了两遍,该利落的利落,该拎不清的还是拎不清,歇菜的继续歇菜。

 中跳、大跳组合还凑合,能比划下来,其中比较自信的控制和大跳,老师看了又见略带意外的表情。

后面是变奏,基本上是稍加修改后了的DQ Kitri变奏,但音乐不是,前半部分勉强能比划下来,后面的fouette转,那就彻底死了。索性趴地板上劈着横叉,看那几个小姑娘表演。另两个成人也彻底歇了,芳芳还跟着女儿坚持着。小姑娘里面有一个长得特像POB的Dorothe Gilbert MM,fouette 转得极好,基本上能把音乐转完,比较标准有模有样儿的十多圈儿呢,国内业余班里,即便是从小练就童子功的大腕儿小姑娘,偶也没见过有这等功夫的。其余几个小姑娘,顶多转到一半儿就不行了,但有一个小个子的小姑娘,范儿练得挺好,圈儿虽转得不够多,但转得不错,把杆儿上偶就开始注意她了。课后问她,父母都是去了米国的法国人,她从小就开始在华盛顿基洛夫芭蕾学校练,难怪呢,这是家俄国人在米国开办的私立芭蕾学校,名气蛮大的,这学校为洛桑比赛、YAGP送过不少参赛选手,还常有进决赛得奖的呢。她这是放假回法国来玩,顺便也找地方练功,另一女孩子是她在米国的同学,和她一起来法国玩的,但那孩子的功夫就差了一点。

下了课,老师过来问偶以前在哪里练,偶告他是跟着中芭老师的成人班练的,芳芳赶紧过来帮着解释说,每次出差去北京,她都跟我一起去上课,北京有特别好的老师和课堂,还说偶这是到欧洲来度假,顺便来上一次课。老师挺高兴,要了偶的电邮、手机号码之类的。另外一成人女学员也向我要电邮,说她会常去中国出差,如果想上课,好找我联系。

课上得虽然有那么一点狼狈,但还是挺开心的。这欧洲流浪的一个月,原计划在维也纳、布达佩斯要去上课的,地方也都提前查好了。可是旅程开始后,天天早出晚归的,每天平均暴走10个小时以上(基本上每天早上10点来钟出门,晚上十一、二点回旅店),根本没时间也没体力上课。所以巴黎的这堂课,也是这次中欧之行的唯一 一次课。

 

课后和芳芳母女俩一起午饭。芳芳本相邀去她家玩、小住,可我下午三点还要见另外一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晚上要看演出,去不成了。告别后,直奔圣心教堂。

在圣心教堂和那位老朋友碰头之后,先在圣心教堂周围转了一圈儿,然后他问偶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偶告他,老惯例,晚上7点半要赶去Palais Garnier看演出。他抱怨连一起共进晚餐的机会都没有,就说那好吧,那我就陪你在市区里转悠转悠,送你去歌剧院。从圣心教堂下山后,途经红磨坊,沿着Clichy – Batignolles – Courcelles林荫大道一路向西溜跶到凯旋门,然后拐上向东偏南的香舍丽榭大街,到协和广场,那里一干人等正在忙乎搭建第二天国庆大阅兵的领导人观礼台。穿过协和广场,进杜伊勒里花园,然后拐上东北方向的一条街,不多一会儿,就到了Palais Garnier, 时间正好,还差15分钟开演,老朋友目送偶消失在歌剧院的大门里。

晚上回家后,问R.F.和B.J.第二天早上要不要去看大阅兵,他们俩说人挺多的不去了,偶心想也是哈,北京的国庆大阅兵偶也没有兴趣去长安街瞧热闹,就拉倒了。又问明天晚上埃菲尔铁塔和塞纳河边的焰火要不要去看呢,他们还是说人多不去,又说你明晚都看演出去了,哪有时间看放焰火呢,也是哈,罢了,回来要是赶得上就电视里看得了。

再问,明天晚上国庆日的演出他们要不要去等票,他们俩也不去,这组演员(Myrian Ould-Braham MM 和Emmanuel Thibault)他们早看过了。我问那什么时候去等票合适,他们说要想好座位的话最好中午就去,要想保证有票的话,最晚也要下午四点之前到那儿排队。偶想,那就下午过去碰运气,有神马票票就神马票票吧。

 

7月14日,法国国庆日,街头闲逛+晚上看演出。多云间阴、多云转晴、晴转多云、毛毛细雨、多云间阴(这天儿跟变魔术似的的吧~~~)

 早上被窗外一阵飞机的呼啸轰鸣声吵醒,跳起来跑到阳台一看,R.F.正举着相机在那儿拍照呢,回头见是我,说阅兵式已经开始了,这是最前面的飞机阵列。抬头看,飞机飞得好低啊,好像擦着较高一点楼的屋顶飞过似的。我问是轰炸机么?(呵呵,偶是军事武器及装备盲哈,分不清楚的说),R.F.说轰炸机阵列已经飞过了,这是运油机,一大拖四小,后面还有运输机、直升机之类的。见R.F.在拍,偶也懒得去取相机了,让他回头发偶几张就是了。

 看完飞机阵列,一边吃早饭,一边电视里看大阅兵直播,那帮参加阅兵的兵哥们年纪大小、高矮胖瘦、肤色深浅各种各样儿的都有,哪像咱天朝参加阅兵式的兵哥们都按一个模子严格挑出来假模假式作秀的,这些法国兵痞子们可是大兵范儿十足,酷毙了,这才是军人的样儿。最后的四人花样跳伞表演,其中一兵哥在落地时跌伤了小腿,坐地上起不来了,医护人员忙着上前护理。阅兵结束后,前两月刚上任的新总统Holland前去问候。这要是搁在咱天朝,这兵哥恐怕事后得受处分了吧,关键时候敢在帝王和亿万人瞩目的电视屏前掉链子,腿断了也得咬着牙爬起来杵着~

 看完电视阅兵式,快下午一点了,出发准备去Palais Garnier排队等晚上的演出票,在此之前还可以在大街上晃悠两三个小时。坐地铁在Chatelet-Les Halles站下车,出得站来,远远地被一阵军乐声吸引,于是循着乐声来到Forum des Halles, 广场上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军乐队正在广场上演奏呢。这会儿太阳露出了脸,感觉有点热,军乐手们全副穿戴,笔挺地站在太阳下演奏,也够难为他们的,同样是兵,跟那帮大兵痞子们比,军容那叫一整洁漂亮。

流浪中欧之前奏曲,巴黎(7月12-14日)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旁边有一军绿色野战军大帐篷模样的东东,很多游人围在那里,跟帐篷前的兵哥们合影,还有很多游人在帐篷进进出出。偶也过去凑热闹,原来帐篷里面是可以进去参观的。一进去,满眼全是设备,看着都比较眼熟,拽着门口一台设备跟前有点腼腆的小帅兵哥(在兵痞子堆儿里可真是难得)一问,原来阅兵式结束后,大兵们都分散巴黎市区各处向游人展示呢。这帐篷是野战军的移动信息指挥中心,里面都是各种战地通信设备,怪不得瞧着眼熟呢。但具体都是些神马设备就不得而知了,小帅兵哥用法语更详细地跟偶解释偶就听不明白了,让他用英语讲他又讲不明白,只好罢了。

 流浪中欧之前奏曲,巴黎(7月12-14日)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这天法国兵哥们可是大出风头啊,大模大样地摆着各种POSE让游人拍照,个个儿镜头感都极好,来者不拒,遇有女士上前要合影,那更是肆无忌惮地拉过去搂着拍吧,谁怕谁呀。偶涅,远远对着他们掐几张就得勒~。

 

流浪中欧之前奏曲,巴黎(7月12-14日)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流浪中欧之前奏曲,巴黎(7月12-14日)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流浪中欧之前奏曲,巴黎(7月12-14日)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离开兵哥们,一路往西来到皇宫花园(Jardins du Parlais-royal),左边就是卢浮宫,今儿那是绝对没有时间进去了,好歹以前去过了,呆了整整一天,没看完,惦记着什么时候多些时间,花几天慢慢地看,可这日子到如今也没轮到呢。隔着玻璃随手掐了两张。然后拐上西北走向的歌剧院大道(Avenue de l’Opera),直奔Palais Garnier去了。这会儿,出着太阳的多云天空开始飘上毛毛雨了,顿感凉意,赶紧套上外套。

 

流浪中欧之前奏曲,巴黎(7月12-14日)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流浪中欧之前奏曲,巴黎(7月12-14日)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不多一会儿就到了Palais Garnier,绕到售票处一看,早已排起了长队,这会儿大约下午四点半的样子。撑起雨伞,加入排队的行列,等到六点半,开始放人入场。到偶这里池座(parterre)已经满了,去了1ere balcon也就是相当于国大的池座后区,视野极好的,座位已经所剩无几,所幸获得一席,偶人品不错。累死偶了,坐下歇着,抬头望着熟悉的天顶壁画,等待演出开始,是偶喜欢的Myrian Ould-Braham小MM和Emmanuel Thibault主演啦。演出此处不表。

 

流浪中欧之前奏曲,巴黎(7月12-14日)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回去电视里还在放烟火。一边收拾行囊一边看,明天就要离开巴黎飞往华沙,开始真正的流浪之旅了。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