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ya的芭蕾世界

Je danse donc je suis. - 我舞故我在。

 
 
 

日志

 
 
关于我

Je danse donc je suis -- Je ne sais pas ce qu’est Dieu. Je pourrais vous dire ce qu’il n’est pas. Ce qui n’implique pas que je sache ce qu’il est. Or, la danse, je sais... Tout... Dans la danse, je suis là, je sais, et tout est là comme il est.

网易考拉推荐

汉堡芭蕾舞团John Neumeier之《尼金斯基》  

2012-02-01 20:17:17|  分类: 演出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是刚发Dansomanie论坛里的,留下一份存档——

 

《尼金斯基》
2012年1月27、28日

 

汉堡芭蕾舞团John Neumeier之《尼金斯基》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最早“认识”尼金斯基,已经是23年前的事了。那是有一次在中央芭蕾舞团上课,老师在教室里代卖一本翻译成中文的《芭蕾——年轻舞蹈者的指南》(THE BALLET BOOK – A Young Dancer’s Guide)的小册子,买下了,里面的主要内容是配图的芭蕾基本动作讲解,末尾几页有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著名芭蕾明星介绍,配黑白照片。从那时起,我认识了巴甫洛娃(Anna Pavlova)、老努(Rudolf Nureyev)、老巴(Mikhail Baryshinikov)、Erik Brun、尼金斯基(Vaslav Nijinsky)……这些神话一样的明星为我打开了通向芭蕾世界的大门,对日后的我于芭蕾的认知、体验和研究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因为冥冥之中的他们,我得以深深地扎入和沉迷于芭蕾世界,体味到舞蹈对于人的情感和灵魂意味着什么,是的,我想我了解他们,了解他们何以嗜舞如命,那是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的另外一个世界……

 

汉堡芭蕾舞团John Neumeier之《尼金斯基》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照片中的尼金斯基头颅略仰,年轻俊俏的面庞充满陶醉与喜悦,金发飘飘(觉得是金发),这幅照片就这么深深地刻入了记忆里。传说中他那神奇的跳跃,福金(Mikhail Fokine)专为他编的《玫瑰精灵》,让他一个大跳从窗外飘飘然而落入少女梦中的闺房,又一个大跳飘出窗外静谧的夜空之中。传说中他的Entrechat douze,也就是空中换脚交织打击12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他以后,传说只有老努做到了Entrechat dix,空中交织打击10下,这些都无缘得见,也不可能再见到了,只能任由想象驰骋。现今舞者中,视频里只见过POB的勒哥Manuel Legris完成了Entrechat huit,空中交织打击8下,其他比较牛的演员也就只通常的Entrechat six(6动)或Entrechat sept (7动)。他与福金对传统芭蕾轰轰烈烈的革新、他所创演的那些神话般的角色、他与Ballet Russes的演出在巴黎引起的轰动与骚乱、他短暂的舞台生命和最终的疯狂,这些迷一样的故事都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与好奇……

 

汉堡芭蕾舞团John Neumeier之《尼金斯基》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2010年2月汉堡团来国大演《茶花女》那次,原计划是《茶花女》和《尼金斯基》两台戏,据说皆因那个神马《复兴之路》地毯式的轰炸演出占用了道具间,而《尼金斯基》的舞美道具繁多,无处存放,那次汉堡团就改为单单连演了六场《茶花女》。两年之后,汉堡团终于把《尼金斯基》带过来了,哪能错过呢!


尼金斯基(1890 – 1950)的一生大约有几个时间点:从小随母亲学舞,1900年入帝俄芭蕾学校也就是马林斯基芭蕾学校也就是现在的瓦岗洛娃芭蕾学校,师从一代宗师Enrico Cecchetti、Nikolai Legat和Pavel Gerdt等人,1908年入帝俄芭蕾舞团也就是马林斯基芭蕾舞团,与当时大红大紫的女明星Mathilde Kschessinska一起主演了Petipa新改版的神话芭蕾舞剧《魔符》(Le Talisman)。二十世纪初俄国国内革命的动荡岁月期间,尼金斯基及其家人跟老帝俄众多其他的艺术家(音乐、舞蹈、绘画各领域)一样,逃离俄国,流亡到巴黎,其中如1909年Sergei Diaghilev将流亡在外的俄罗斯舞蹈家及后裔们在巴黎组建成了著名的Ballet Russes(俄罗斯芭蕾舞团),以巴黎的香舍丽榭剧场(TCE)为据点演出,一度极为辉煌,开始时期其主打明星演员即是巴甫洛娃和尼金斯基,编舞则是传统芭蕾的改革先锋福金。其后是尼金斯基10年(1909 – 1919)短暂的舞台生涯,其中以1909 – 1916这段时间为黄金时期,其舞伴还有著名的俄罗斯芭蕾明星Tamara Kasavina,Neumeier的舞剧中再现了这一人物。尼金斯基的后30年余生则在精神分裂中渡过,1950年在伦敦去世,1953年其遗骨被迁至法国巴黎圣心教堂山脚下的蒙马特公墓。

 

汉堡芭蕾舞团John Neumeier之《尼金斯基》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尼金斯基活跃在Ballet Russes期间,福金专门为他量身创作了《狂欢节》中的小丑阿尔甘(1910)、《天方夜谭》中的金奴(1910)、《玫瑰精灵》中的精灵(1911)、《彼得鲁什卡》中的小丑彼得鲁什卡(1911)等招牌角色,尼金斯基在巴黎蒙马特公墓墓碑上的石头雕像(更正:应该是铜像),即是后来Serge Lifar捐赠的尼金斯基所扮演的彼得鲁什卡的形象。在此期间,尼金斯基自己还编舞创作了一些轰动一时的作品,如《牧神午后》(1912,尼金斯基自己饰演牧神)、《春之祭》(1913)、《游戏》(1913,尼金斯基自己饰演其中的年轻人),《牧神午后》和《春之祭》的演出在TCE剧场内引起骚乱,舆论褒贬不一。1913年Ballet Russes在去南美巡演期间,Diaghilev因为迷信害怕在海上旅行丧生没有随行,尼金斯基在旅途邂逅匈牙利贵族女子Romola de Pulszky,后者是尼金斯基的大粉丝,两人闪电结婚,舞团回到欧洲,Diaghilev知道之后大怒,随后尼金斯基与Diaghilev决裂。一战期间尼金斯基在匈牙利避难,1916年Diaghilev找到了他,并设法让他随Ballet Russes去北美巡演,正是在这期间,尼金斯基的精神分裂症状开始明显加剧。之后,尼金斯基随同妻子去了瑞士治病,但很不成功。尼金斯基最后的一次公开演出《战争》是在1919年1月19日,瑞士阿尔卑斯St. Moritz的Suvretta House Hotel。

 

汉堡芭蕾舞团John Neumeier之《尼金斯基》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Neumeier的《尼金斯基》创作首演于2000年,时值尼金斯基去世50周年。就如Neumeier所说,舞剧《尼金斯基》既不是叙事芭蕾,也不是传记芭蕾,而是从舞者、编舞与人的三个方面去表现尼金斯基这个芭蕾传奇人物的方方面面。《尼金斯基》的表现手法,一如Neumeier的“Illusions – like Swan Lake”、他的《茶花女》、他的《小美人鱼》,一开始就是开放舞台空间,模拟一个真实的场景,邀观众一同入戏,如同其中的一员置身于戏中;一如他的时空交错、现实与梦境交错、现实与回忆交错、现实与虚幻交错;一如他以剧中主人公的心灵和情感,去讲述、去描绘、去表达他们自己的故事,其心如赤子,其情唯纯真,无半点世俗杂念与功利心——而唯有这样纯粹的艺术作品、这样赤忱的演绎,才真正地吸引人、感动人。舞剧的两部分:第一部分以他在瑞士Suvretta House Hotel的最后一次公演为引子展开,尼金斯基在演出中回忆自己在Ballet Russes的辉煌,阿尔甘、玫瑰精灵、金奴、《仙女们》里的诗人;他自己所创作的作品,《牧神午后》、《游戏》、《春之祭》、“Till Eulenspiegel”;生活在他周围的亲朋和舞伴,他与Romola的相遇、结婚,抑或不是牧神与仙女的结合?他与Diaghilev的分手决裂。第二部分则更多地表现他在精神分裂过程中的经历和幻想,回忆跟随母亲学舞,在帝俄舞校、帝俄舞团的日子,他在半疯狂状态中指挥《春之祭》的演出,世人皆疯唯我独醒的彼得鲁什卡又何尝不是尼金斯基的内心写照呢,阿尔甘疯了,玫瑰精灵疯了,金奴疯了,年轻人疯了,牧神疯了,连身着白色Tutu的仙女也疯了,群魔乱舞,战争,纷乱,到处都阴影不散,尼金斯基精神分裂(Shadow),唯有Romola不离不弃,把疯狂的尼金斯基带回家,带去瑞士,终点又回到起点,舞台再现瑞士Suvretta House Hotel的演出,红与黑的丝绸十字架,尼金斯基将自己五花大绑,与上帝成婚。

 

汉堡芭蕾舞团John Neumeier之《尼金斯基》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汉堡芭蕾舞团John Neumeier之《尼金斯基》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两天的演出结束后,当演员第一次谢幕时,除了使劲儿鼓掌,偶都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等大幕第二次开启谢幕,才调整过来情绪,开始大喊Bravo。舞台上倒底是真实的尼金斯基,还是艺术的再现?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一时感觉说什么都是多余。


这便是John Neumeier的《尼金斯基》,他的舞团、他的演员们以虔诚炽烈的表现为我们再现的尼金斯基。

 

汉堡芭蕾舞团John Neumeier之《尼金斯基》 - Enya - Enya的芭蕾世界

 

……

好了,再说演员。这次的两部戏,不知是巧合还是特意安排,都是以男演员为核心的戏。这次巡演,两部戏又都是Riabko和Otto挑大梁,Riabko第一场,Otto第二场。《尼金斯基》里人物角色众多,几乎动用了汉堡团所有可以用的主要演员和独舞。这戏在2000年首演时,尼金斯基的首演演员是Otto的双胞胎弟弟Jiri,貌似当时汉堡团的男一号演员。尼金斯基所演绎的各角色的演员中,份量最重的金奴和牧神当初首创演员是Otto,阿尔甘/玫瑰精灵/尼金斯基的Shadow三者则是由当时还很年轻的独舞Riabko首演。在“Illusions – like Swan Lake”中见识过Jiri的出色表现,无论技术还是表演都比Otto胜出一筹,想象着当时首演的阵容,双胞胎兄弟同在舞台上以假乱真的景象,那演出不知该是怎样精彩的光景。可惜Jiri在06年离开汉堡跳槽去德累斯顿芭蕾舞团了,这戏再也见不着原创阵容。昔日年轻的Riabko,如今成了汉堡团的男一号,在北京首场担纲尼金斯基,想来目前汉堡团里没有别人比他更适合这个角色了。Otto在首场的角色不变,依旧金奴和牧神,已经演得及其纯熟,牧神尤其出彩。原来Riabko担任的三个角色分给了两个演员,Thiago Bordin跳阿尔甘/玫瑰精灵,正合适,年轻,有活力,妖冶;新演员Aleix Martinez演的疯子Shadow也十分到位,难为这么年轻的演员演表演难度这么大角色,这大概也是Neumeier知人善用,锻炼培养年轻演员的招数吧,这小哥们是08年洛桑比赛的获奖者。《游戏》的年轻人一角两天都是Alexandre Trusch,朝气蓬勃的,连同马三,四场演出里天天都有他的小角色戏,也许将来会跳玫瑰精呢。彼得鲁什卡两天都是老演员Lloyd Riggins上阵,这角色当年也是他首演的,挺不错,他现在已经兼着团里的芭蕾大师了,

第二天尼金斯基改了Otto,同马三不如Riabko细致,表现比较本色。Bordin换成跳金奴和牧神,风格和Otto完全不同,金奴妖娆轻快,不似Otto那般刚劲,不过Bordin的牧神就觉得不太如意了,技术上姿态和劲儿拿得有点不太对,神态和表演上也欠点火候,不如Otto那么逼真。Riabko又跳回自己原来的阿尔甘和玫瑰精,拿手角色不表。Shadow换成了马三第一乐章独舞的Kasntantin Tselikov,表现也很不错。

剧中的女演员,Anna Polikarpova是尼金斯基的妻子Romola的原创演员,上次汉堡团巡演因生小孩没有来,这次虽马三里没露面,两场尼金斯基一人把Romola全拿下,虽然体型已经走样年纪已大,但腿脚和表演都不含糊,风度甚好。想想她和如今在HNB的Larissa Lezhnina都还活跃在舞台上,而当年KIROV她们的同代演员早都退役了,离开大团在一个不太大、又能出演很多有特色的剧目的团里,未尝不是件好事哈。芭蕾明星Tamara Kasavina,剧中所表现的是《仙女们》中的仙女、《彼得鲁什卡》中的木偶等,第一天Azzoni,觉得她不如在马三中的表现那么好,大约是这角色在这戏里份量不大只是陪衬,不过第二天换成Helene Bouchet,这个份量不重的角色看着就靓多了。妹妹一角还兼任《春之祭》中的祭品少女(肉色紧身衣裤),第一天的Patricia Tichy比第二天的Leslie Heylmann好不少。(补充: Kasavina在剧中还担任了彩虹长裙的女演员一角儿,应该是《牧神午后》里的女仙。妹妹除了当祭品,还有练功的女孩、黑色长裙的女演员、乳白色长衣裙现代舞(可能是“Till Eulenspiegel”中的角色)。)

 

比较好玩的是金发飘飘的大个子Edvin Revazov在第二天演了父亲一角(看来他经常跟Otto一起配戏,第二幕快结束时还客串了一小会儿牧神,Bordin在同时扮着金奴分不开身儿了不是),派头挺好的,只是哪来这么年轻的爹呀,再加上第一天演妹妹的Patricia Tichy换在第二天演母亲,好一对儿年轻俊俏的爹娘,让这压抑的戏有了一抹亮色,怎么不化点妆给扮得老相一点呢。

 

Casts of Nijinsky:

Vaslaw Nijinsky:Alexandre Riabko(27), Otto Bubenícek(28)
Romola Nijinsky, the wife:Anna Polikarpova(27, 28)
Bronislava Nijinska, the sister:Patricia Tichy(27), Leslie Heylmann (28)
Stanislav Nijinsky, the brother:Aleix Martinez(27), Kasntantin Tselikov(28)
Serge Diaghilev, impresario and mentor:Ivan Urban(27), Carsten Jung(28)
Eleonora Bereda, the mother:Anna Laudere(27), Patricia Tichy(28)
Thomas Nijinsky, the father: Carsten Jung(27), Edvin Revazov(28)
The Ballerina, Tamara Karsavina:Silvia Azzoni(27), Helene Bouchet(28)
The new dancer, Leonid Massine:Alexandre Trusch(27, 28)


Nijinsky - The Dancer
as Arlequin in "Carnaval":Thiago Bordin later Kiran West(27), Alexandre Riabko later Kiran West(28)
as the spirit of the rose in "Le Spectre de la rose":Thiago Bordin(27), Alexandre Riabko(28)
as the Golden Slave in "Sheherazade":Otto Bubenícek(27), Thiago Bordin(28)
as the Young Man in "Jeux": Alexandre Trusch(27, 28)
as the Faun in "L'Après-midi d'un faune":Otto Bubenícek later Carsten Jung(27),Thiago Bordin later Edvin Revazov(28)
as Petrushka in "Petrushka":Lloyd Riggins(27, 28)

Nijinsky's shadow:Thiago Bordin/Aleix Martinez(27),Alexandre Riabko / Kasntantin Tselikov(28)


Copyright Reserved?EnyaC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授权许可严禁媒体及商业网站擅自转帖/转载、引用,如有需要请事先联系本人。

其它网站如需引用转帖请联系本人,并注名原出处、作者与网址

  评论这张
 
阅读(1375)|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