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ya的芭蕾世界

Je danse donc je suis. - 我舞故我在。

 
 
 

日志

 
 
关于我

Je danse donc je suis -- Je ne sais pas ce qu’est Dieu. Je pourrais vous dire ce qu’il n’est pas. Ce qui n’implique pas que je sache ce qu’il est. Or, la danse, je sais... Tout... Dans la danse, je suis là, je sais, et tout est là comme il est.

网易考拉推荐

汉堡芭蕾舞团John Neumeier之《马勒第三交响曲》  

2012-01-31 00:01:16|  分类: 演出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发在Dansomanie中文论坛里的,博客里留一份存档——

 

 

今年春节假里,除了回娘家孝敬爹娘,串了一次门儿,练了两次腿脚以外,就是泡在大剧院里看汉堡团的演出了。虽语言苍白无力,难以再现那动人心弦的四个夜晚,但为了留下记录,省得日后淡忘了,还是记下几笔吧——


汉堡芭蕾舞团,若论规模,目前不过四十多人的一个中小型舞团;若论历史,尚不及在德国芭蕾历史最悠久的斯图加特芭蕾舞团;若论单纯的芭蕾技术水平,恐怕也只可算中等,就算在德国,整体上也弱于斯图加特;若论明星效应,自然远不能跟POB、莫大、Mariinsky等顶尖巨无霸团群星闪耀的俊男靓女比,甚至跟德国国内的其它几个团如柏林、慕尼黑相比,都不曾有那么两个用来当招牌的所谓明星,在汉堡团,没有条件技术异常优越的大明星演员。但是!若论这个团的风格特色,论这个团的保留剧目,论这个团的整体表现力,论演员的同质性一致性,却要大大地另当别论了!记得小时候常听老外婆说一句口头禅:“千金难买合适”,老人家怎么这么睿智呢。这句话用在汉堡团身上正合适,正如巴兰钦和Jerome Robbins在世时的NYCB、贝老爷子的贝雅洛桑芭蕾舞团、Jiri Kylian在任时的NDT、J-C Maillot带队的蒙特卡洛芭蕾舞团一样,这些团,皆因一个灵魂人物不墨守成规,因这灵魂人物另辟蹊径的创作而满盘皆活。汉堡团在70年代初奄奄一息的情况下,John Neumeier临危受命接任艺术总监,兢兢业业励精图治,创作上秉承师父John Cranko戏剧芭蕾大戏的遗风,在舞蹈随音乐感觉走的交响芭蕾领域也大展身手,四十几年来的努力,汉堡团在世界舞坛独树一帜,颇具特色,这就不能不叹服John Neumeier的能耐了。而他的作品创作,也根据本团演员的能力水平而量体裁衣,充分调动和发挥舞团每个演员的特点和优势。Neumeier在挑选演员和用人方面也颇有艺术,团里不会有特别突出的个体,而群舞、实习演员也都不差,尽管演员来自世界各地五湖四海,总体上却保持着某种相似的特质,各级别演员之间差异互补又能保持风格一致,因而整个团看起来整齐、协调,这就相当难得了,不得不说Neumeier治团有方啊。

最早看John Neumeier的作品,是差不多十年前他的“Illusions – like Swan Lake”DVD,刚开头看的十几分钟还挑演员在条件和技术方面的刺儿,可是越往后看,就越着迷,跟着一入戏,就想不起来要挑了,它不是炫技炫条件的戏,是一种身临其境发自内心的表达啊。后来就又看了他为POB编的《西尔维娅》,惊为天人,再后来就是《茶花女》、《小美人鱼》,还有一个很早以前录像的《约瑟夫传奇》,其它一些视频小片段,就向往着如果能把他编的剧目都看全了就好了。这次送戏上门两部戏,哪能错过呢,必须一网打尽啊,早在去年11月份国大刚开票时,就把四场的票票全买了,都是池座一排的正中间,四个晚上同一座位,算是自国大开张以来演出看得最为踏实舒坦的一遭。

言归正传,还是聊演出哈——

 

《马勒第三交响曲》
2012年1月23、24日

大约自巴兰钦前后而始,近现代各路编舞陆续将目光投向现成的古典音乐名曲,从中获取灵感,探寻新的舞蹈表现形式,用舞蹈语言去直接诠释交响音乐。马三是Neumeier编的第一部马勒作品,全曲由汉堡团首演于1975年,而其中的第四乐章却要早一年在斯图加特芭团问世,即1974年,是为Haydee而编,为纪念John Cranko去世一周年。Neumeier似乎对马勒的作品情有独钟,自此而后便一发不可收拾,陆续把马勒的交响曲编成芭蕾舞剧,包括马三、马四、马五、马六、马九、马一&马十等。


有道是马三表现了马勒的自然观,原标题为“A Summer’s Midday Dream”,共六个乐章,乐曲在最初发表时,每一乐章也都有一个小标题:I - Pan Awakes, Summer Marches In – 万物苏醒,夏日来临;II - What the Flowers on the Meadow Tell Me – 草地上的花儿对我如是说;III - What the Animals in the Forest Tell Me – 森林里的动物对我如是说;IV - What Man Tells Me – 人类对我如是说;V - What Angels Tell Me – 天使对我如是说;VI - What Love Tells Me - 爱对我如是说。但后来这些小标题又都去掉了。马三原本还有第七乐章,What the Child Tells Me – 孩子对我如是说,但马勒把这段给挪到马四的最后一个乐章去了。John Neumeier在编马三时,按照自己对音乐的理解和感觉对各乐章重新命了名,即现在看到的:I – Yesterday 昨日,II – Summer 夏,III – Autumn 秋,IV – Night 夜,V – Angel 天使,VI - What Love Tells Me - 爱对我如是说,Neumeier关于各乐章的文字诠释,姑且按惯例叫剧情吧,却是在芭蕾创作完成并公演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的事了。每个人对音乐有不同的理解、感受、体悟,John Neumeier把马勒一维听觉的音乐变成了二维视听的音乐,人类生命的律动——跳动的心灵、流淌的血液、波动的脉搏、起伏的呼吸、运动的肢体,随同飘荡的灵魂、深沉的情感,在这音乐舞蹈中与天地万物交织,一同演绎着人与大自然的生生息息、兴衰荣枯。这便是音乐与舞蹈的神奇,不能用语言文字所表达的一切,都在这音乐舞蹈之间淋漓尽致地展现。能够活在舞蹈的世界中,何其幸运!

Neumeier的马三,有一从始至终贯穿舞剧的角色,姑且称作“我”(袒露上身、着肉色紧身裤的男主演)吧,这个“我”,也许是马勒,也许是Neumeier,也许是你或者我——坐在观众席里的每一个观众。舞剧以“我”的视觉,去表达人与自然、与万物的关系,“我”既是一个观察者,也是一个历经世事变迁的局内人,从第一乐章(由全体男演员表现的)混沌初开、万物初生、万象更迭、新生与毁灭;到第二乐章(两对pdd + 10个女孩)匍匐在充满生命活力的草地上聆听大地的心声,尽情享受花儿的芬芳;到第三乐章(三对pdd + pdt + pdq + 群舞)生命由旺盛转而衰竭,死亡逼近;再到第四乐章(“我”和一女一男演员的pdt)经历死亡的哀恸;第五乐章(天使独舞)生命重新轮回,纯洁快乐的天使带给人们新的希望;最后第六乐章(“我”与天使的pdd + 群舞),爱,让生命、让世界延续,“我”在这个旅程中感悟天地世界与生命的本原。一百多分钟的演出,六个乐章如音乐会一样一气呵成,中间没有停顿休息,“我”这个角色对演员的技术、体能和表演都是极大的挑战和考验。演员有幸跳这样的角色,太过瘾了。

两场演出两个不同的“我”:第一天的Alexandre Riabko肢体灵活轻巧,技术稳定,表演投入,细腻入微;第二天的Otto Bubenicek比较壮,虽肢体略嫌笨重,动作不那么灵活细致,有点粗犷,但张力很强,感情浓烈,各有千秋。与之相配合的演员,第一天的Thiago Bordin充满活力和朝气,第一乐章与Riabko的pdd两人像影子一样十分默契,第四乐章Helene Bouchet+Riabko+Bordin悲怆的pdt感人至深,第五乐章Sylvia Azzoni的天使小巧活泼,第六乐章Azzoni + Riabko的pdd ,夫妻老搭档默契流畅。第二天呢,Edvin Revazov金发飘飘个子高大线条漂亮,神态忧郁更具悲剧色彩,与Otto时不时失神的样子也很匹配,第一乐章的男子pdd虽然技术上不如第一天灵便,但两人气质、风格比较协调,动作幅度大,自有另一番景象;第四乐章Anna Laudere + Otto + Revazov的pdt,虽然女演员远不如第一天,但表演投入,表情悲苦,与Otto和Revazov两人忧郁失神的样子倒合上了,悲怆的气氛一开始就上来,这一乐章竟让偶从头到尾一直淌着泪看到完;第五乐章Helene Bouchet的天使甜美喜悦,线条修长动作漂亮,脚下也干净利落;第六乐章Helene + Otto的pdd,动作大开大合挺过瘾的。

其他演员,如两天第一乐章里的男子独舞都是Kasntantin Tselikov,两年前汉堡团来演《茶花女》时,演过其中的小角色N伯爵,当时是群舞,没觉得咋样,现在升了独舞,在马三里的表现倒让偶有点注意了,这乌克兰哥们身体瘦小灵活,也豁得出去演,抓狂崩溃的样子挺到位,第二天的表现比第一天还好。Revazov第一天还在第三乐章里与Anna Laudere跳了份量比较重的pdd3,印象深刻,第二天他的这个位置换了另一高个小帅哥们Florian Pohl,两年前《茶花女》时还是个实习生,现下是群舞,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个干部苗子,他和上次《茶花女》中演女仆的漂亮女孩Mijana Vracaric跳了这段 pdd3,虽稚嫩点,却比较养眼。

09年在洛桑比赛得第一名的上海女孩彭兆倩被汉堡团学校挑了去,现已成为正式的群舞演员了,演出中除了跳群舞,在第二天的演出里也被安排跳了一个小角色,第三乐章里跳了pdt之后,还有一小段独舞,希望她好好学习,不断进步的说。还有2010年洛桑比赛的第一名、阿根廷的Emanuel Amuchastegui小盆友也在群舞中见着了,很认真投入,表现不错,第一乐章里象祭品一样被众演员托起来的便是他了,也希望他不断进步。另有同年进了洛桑比赛决赛的菲律宾小盆友Macelino Libao。

 

Casts of the Third Symphony of Gustav Mahler:

I – Yesterday
Alexandre Riabko (24) / Otto Bubenicek (25)
Lennart Radtke (24, 25), Alexandre Trusch (24, 25)
Thiago Bordin (24), Edvin Revazov(24), Kasntantin Tselikov(24)/ Edvin Revazov(25), Florian Pohl (25), Kasntantin Tselikov (25)
And all male dancers


II – Summer
Mayo Arii (24, 25), Lennart Radtke (24, 25)
Leslie Heylmann (24, 25), Alexandre Trusch (24, 25)
And 10 girls

III – Autumn
Pdd3: Anna Laudere (24 ?), Edvin Revazov (24) / Miljana Vracaric (25), Florian Pohl (25)
Corps de ballet

IV – Night
Helene Bouchet (24), Thiago Bordin (24), Alexandre Riabko (24)
Anna Laudere (25), Otto Bubenicek (25), Edvin Revazov (25)

V – Angel
Silvia Azzoni (24)
Helene Bouchet (25)

VI – What Love Tells Me
Silvia Azzoni (24), Alexandre Riabko (24)
Helene Bouchet (25), Otto Bubenicek (25)
Corps de ballet


Copyright Reserved?EnyaC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授权许可严禁媒体及商业网站擅自转帖/转载、引用,如有需要请事先联系本人。

其它网站如需引用转帖请联系本人,并注名原出处、作者与网址

  评论这张
 
阅读(911)|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