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ya的芭蕾世界

Je danse donc je suis. - 我舞故我在。

 
 
 

日志

 
 
关于我

Je danse donc je suis -- Je ne sais pas ce qu’est Dieu. Je pourrais vous dire ce qu’il n’est pas. Ce qui n’implique pas que je sache ce qu’il est. Or, la danse, je sais... Tout... Dans la danse, je suis là, je sais, et tout est là comme il est.

网易考拉推荐

“聂政刺韩王”与《广陵散》古琴曲  

2011-09-08 16:18:30|  分类: 芭蕾及音乐DVD/CD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又看了一次敏俊跳的《广陵随想》,一心想撺掇他们俩把《广陵散》曲子给编全了,省得惦记。一时兴起,又去查了点资料。

先前在博文“由舞蹈小品《广陵随想》引出的舞蹈与音乐的关系”里曾提到东汉蔡邕所撰《琴操》中所记录的《聂政刺韩王曲》(也就是后来的《广陵散》)的故事,现下把这段文字摘抄过来:

“聂政刺韩王者,聂政之所作也。政父为韩王治剑,过期不成,王杀之。时政未生。及壮,问其母曰:‘父何在?’母告之。政欲杀韩王,乃学涂入壬宫,拔剑刺王,不得,逾城而出。去入太山,遇仙人,学鼓琴,漆身为厉,吞炭变其音,七年而琴成。欲入韩,道逢其妻,从置栉对妻而笑,妻对之泣下。政曰:‘夫人何故泣?’妻曰:‘聂政出游,七年不归,吾尝梦想思见之。君对妾笑,齿似政齿,故悲而泣’。政曰:‘天下人齿,尽政若耳,胡为泣乎!’即别去,复入山中,仰天而叹,曰:‘嗟乎!变容易声,欲为父报仇,而为妻所知,父仇当何时复报!’援石击落其齿。留山中三年习操,持入韩国,人莫知政。政鼓琴阙下,观者成行,马牛止听,以闻韩王。王召政而见之,使之弹琴。政即援琴而歌之,内刀在琴中。政于是左手持衣,右手出刀,以刺韩王,杀之。曰:‘……政杀国君,知当及母’。即自犁剥面皮,断其形体,人莫能识。乃枭磔政形体市,悬金其侧:有知此人者,赐金千斤。遂有一妇人,往而哭曰:‘嗟乎!为父报仇邪?’顾谓市人曰:‘此所谓聂政也;为父报仇,知当及母,乃自犁剖面。何爱一女之身,而不扬吾子之名哉!’乃抱政尸而哭,冤结陷塞,遂绝行脉而死。故曰:聂政刺韩王。”

而正史(如《史记》)中聂政之事的记载与《琴操》中的故事出入很大,为聂政替严仲子刺杀韩相侠累的史事,故事大抵为:“聂政者,轵深井里人也。杀人避仇,与母、姊如齐,以屠为事。”“濮阳严仲子事韩哀侯,与韩相侠累有郤”,请聂政杀之,聂母不允。聂政待母逝后,“仗剑至韩,韩相侠累方坐府上,持兵戟而卫侍者甚为。聂政直入,上阶刺杀侠累,左右大乱。聂政大呼,所击杀者数十人,因自皮面决眼,自屠出肠,遂以死。”“韩取聂政尸暴于市,购问莫知谁子。于是韩悬购之,有能言杀相侠累者予千金。久之莫知也。”聂政之姊得知后,乃扬其名于邑,后自尽于政之旁(详细记载见《史记.列传》卷八十六之《刺客列传第二十六》,洋洋洒洒的挺长,就懒得都摘抄了,反正《史记》中的这段官方八卦里没有记录跟《广陵散》古琴曲相关的片言只语)。咱不是研究历史的,就不去深究这些正史、野史、八卦之间的出入了,但《广陵散》古曲与《琴操》里所记叙的故事有关,这是无疑的,就行了。

而使《广陵散》成为千古绝唱的人物,则是聂政后六百多年“竹林七贤”之一的魏晋名士嵇康,其人诗文风骚,精通音律,善弹琴,其诗云“目送归鸿,手挥五旋。俯仰自得,游心太玄”,但此人狂放不羁,“上不臣天子,下不事王侯”,得罪权贵,终被斩首,临刑之前弹奏《广陵散》,《世说新语·雅量第六》中记载,“嵇中散(嵇康)临刑东市,神气不变,索琴弹之,奏《广陵散》。曲终,曰:‘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太学生三千人上书,请以为师,不许。文王亦寻悔焉。”然而继嵇康之后《广陵散》也并没完全绝迹,到了近代,管平湖老先生根据明朝的《风宣玄品》和《神奇秘谱》中记录的《广陵散》古琴谱艰辛打谱整理,终又使《广陵散》在五十年代重见天日,并录了音,惠及后来之人。

《神奇秘谱》中《广陵散》的各曲段分别为:开指、小序三段(止息三段)、大序五段(井里、申诚、顺物、因时、赶时)、正声十八段(取韩、呼幽、亡身、作气、含志、沉思、返魂、循物、冲冠、长虹、寒风、发怒、烈妇、收义、扬名、含光、沉名、拔剑)、乱声十段(峻迹、守质、归政、誓毕、终思、同志、用事、辞乡、气冲、微行)、后序八段(会止息意、意绝、悲志、叹息、长籲、伤感、狠愤、亡计),这些与《琴操》中聂政刺韩的整个故事大致吻合。如此大曲,传至如今,管老先生打谱整理后演奏的全曲为22分多钟,未知是否是真正完整的全曲,但在现今所见的演奏中,已经是最长的,想来应该是最完整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2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