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ya的芭蕾世界

Je danse donc je suis. - 我舞故我在。

 
 
 

日志

 
 
关于我

Je danse donc je suis -- Je ne sais pas ce qu’est Dieu. Je pourrais vous dire ce qu’il n’est pas. Ce qui n’implique pas que je sache ce qu’il est. Or, la danse, je sais... Tout... Dans la danse, je suis là, je sais, et tout est là comme il est.

网易考拉推荐

昨晚北展剧场俄罗斯草台走穴GALA花絮(2011/05/13)  

2011-05-14 13:27:3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坛那边帖了的花絮,不过还要补充点在论坛里不宜说的,就一块儿放家里来吧——

 

想想真是不可思议,跟勒哥Manuel Legris真是有缘份呐,该遇见他的时候,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就都遇上了。

昨晚北展剧场也如此,再也料想不到——歪打正着给勒哥当翻译了~~~ 开演前,本来已经从原来座位开溜到前面几排去了,结果没两分钟,就被爱米粒儿和芭姐给揪回座位了,为虾米涅?就是因为勒哥和帕兄的座位正好和俺们的座位挨在一起了啊~,所以就回来坐定了,有勒哥坐在旁边,就老老实实呆着,再也不乱跑了,哪儿都不去。娃哈哈呀~,这天下事,可真是无巧不成书啊,不信邪都不行。谁说13号星期五是黑色的了?这个2011年5月13号星期五就阳光得紧啊!勒哥11号刚从维也纳来北京,为的是跟中芭合作今年的“中法文化之春”下周末在北大的演出,这才两天,就怎么这么巧在剧场里碰见了,座位就在偶滴旁边!偶问勒哥怎么知道这演出的呢,他说是网上看到的消息。勒哥手里拿着演出节目单的那张纸片片,可上面的演员名字都是中文呀,偶先给他口头翻译了,中场休息时又把演员的英文名字给他写在节目单上了,除了Ilze Liepa以外,貌似其他三个女演员他都不认识,开演前偶给他说了Kristina Kretova和Natalia Ledovskaya是Stanislavsky Ballet的,可是Alexandra Sulotzeyeva来历不明,见了写下来的名字还是不知,他问是Mariinsky的么,偶告诉他说偶在Mariinsky的网站上查过,没有她的名字,俄罗斯的其它几个团:Stanislavsky Ballet、Kremlin Ballet、Mikhailovsky Ballet等团的演员名单里也没见她,不知道是谁。男演员么,他一听翻译给他的演员名字就知道都是谁了。偶跟勒哥说这演出是Andrei Liepa 组织的,谁知勒哥一听,就说演出变动很大吧?看来勒哥对这种走穴演出的情况熟悉得很呐。偶说是啊,最早的初选节目单里有Mariinsky 的Nioradze、Obraztsova、Bolshoi的Mikhail Loubkhin,没有Farukh Ruzimatov和Igor Kolb,勒哥特地问了一下Obraztsova,偶跟他说Obraztsova这会儿要去伦敦参加“Hommage a Ulanova”的演出,来不了, Loubkhin也受伤了不能来,可是Nioradze不知为什么没有来,节目和初选节目单比几乎完全是两回事儿了。

中场休息时问勒哥他们要不要去后台,勒哥说等演出结束后去,问偶是不是知道如何去后台,偶说知道呀,于是乎演出结束后,就跟他们一起去了,尽了一次地主之谊。开始北展的工作人员还不让,非得要他们出示什么工作证、或者给演员打电话什么的,后来出来一个看着像能管点事的哥们,跟他解释说是维也纳芭蕾舞团的团长,要去跟演员见面,才给放了行。想想都挺可乐的,人家是堂堂世界知名POB芭蕾大明星、维芭大团长,结果还让偶这圈外人给带着闯了一次后台,呵呵,太可乐了~~~。

台上先碰见Batalov和Semyon小兄弟,跟勒哥可熟着呢,都特吃惊他的出现,勒哥说他正在跟中芭合作一台节目,所以碰巧了。勒哥很亲昵地拍着Semyon肩膀表扬他(私下里8卦一下哈,将来勒哥放假走穴时,兴许会带上他呢,也未可知的说……),Semyon跟见着亲人似的高兴劲儿就别提了,Batalov跟勒哥说你看我还年轻、还跳得动吧。然后那哥儿俩抱怨北展舞台的地面太硬,不敢放开了使劲儿跳。勒哥不是在北展剧场吃过大亏么,05年9月随POB访华演出,还没正式开演呢,首演的前一天下午走台合乐,勒哥就在这舞台上栽了——受了伤,那次他在中国的演出(北京、上海)都取消了,偶当时在北展剧场亲眼目睹了这令人悲伤的一幕……所以勒哥听了他们俩抱怨,深有感受,连连称是。不过Semyon小兄弟说这舞台虽硬,转圈挺给力,他觉得转得特顺(还比划了两下),可就是不敢放开了跳跃。

上了舞台,勒哥可就是熟门熟路了,接着就直奔女演员化妆间去找Ilze Liepa去了,老朋友叙旧。Ilze吃惊得不行,勒哥就更详细地跟Ilze说他为何在北京出现、在北京跟中芭的合作的事,说他要跟中芭跳《奥涅金》的一部分,要给中芭排两个节目,其它几个节目都是帕兄这次来给中芭编舞。然后,勒哥向Ilze隆重推出帕兄,希望帕兄有机会跟Bolshoi 合作,就这么牵了线,帕兄就跟Ilze要她在莫斯科的地址、电话、通信方式……等等,Ilze说她回去会跟她老爸说,让他回头给一些他的作品的录像。这时又进来一高个子俄国女子,Ilze介绍说是她哥Andrei 的助理,负责打理在北京这边的演出事宜,也处理Andrei 一些日常事务,要联系都可以找她。勒哥又问Ilze 她哥Andei在哪儿,Ilze说他没来,正在米国波士顿忙着别的事呢。看来他们的走穴演出不少,Ilze跟勒哥说他们还要去越南、希腊……等等地方演出,貌似问勒哥有没有时间和兴趣一块儿去玩儿呢……

法兄他老人家,下半场没节目,终场谢幕都没有在台上露面,早开溜了,没找着。小Igor也没见人影。再呆下去,偶觉得自己就快成电灯泡了,就跟勒哥他们道别,先打道回府了。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