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ya的芭蕾世界

Je danse donc je suis. - 我舞故我在。

 
 
 

日志

 
 
关于我

Je danse donc je suis -- Je ne sais pas ce qu’est Dieu. Je pourrais vous dire ce qu’il n’est pas. Ce qui n’implique pas que je sache ce qu’il est. Or, la danse, je sais... Tout... Dans la danse, je suis là, je sais, et tout est là comme il est.

西班牙国家舞蹈团国大巴赫之Multiplicity/Forms of Silence&Emptiness(2011-01-13~15)  

2011-01-17 21:30:34|  分类: 演出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中文Dansomanie论坛里了,家里也留一份——

 

近一年多来,跟西班牙国家舞蹈团能扯上关系的消息&八卦比较多。先是差不多一年前,得知西团的艺术总监Nacho Duato御任的消息(虽然官方御任的日期是去年八月,实际上在此之前他就已经不干了),不久就传来Nacho Duato 接受了俄罗斯圣彼得堡Mikhailovsky芭蕾舞团(就是一年多以前法兄撂了团长挑子不干了的那个团)艺术总监一职的消息,且于今年1月1日走马上任。而在这段时间里,西方媒体不断传出西班牙有重新组建国家芭蕾舞团意图的传闻,现RB的西班牙籍主要演员Tamara Rojo(就是国内某些网友戏称的圈儿姐)则是这传闻的中心人物,媒体频繁爆出西国文化部长意欲邀Tamara Rojo担任国家舞团艺术总监的新闻,而Tamara Rojo也每每在媒体上发出雄心勃勃之言辞,艺术总监之位宛若囊中之物,志在必得,而她也向西国文化部提出了诸多回去担任艺术总监的前提条件,为此,Tamara Rojo还特意去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并向该团的团长Karen Karin学习舞团管理。谁知到了去年12月中旬,谜底揭晓,一直悄不出声儿的、非常低调的现POB西班牙籍明星演员Jose Martinez被西班牙文化部长任命为下一任西班牙国家舞蹈团艺术总监了,他将于2011年9月1日到任,任期5年。而高调的Tamara Rojo呢,则落选了。又于去年12月,得知西班牙国家舞蹈团将于2011年1月来北京演出他们的老团长Nacho Duato的节目“Multiplicity / Forms of Silence and Emptiness”,可不是凑巧么,就一直盯着准备要看的。而这次带团来中国巡演的艺术总监Herve Palito,看来就只是个过渡了,舞团过几月就将交到Jose Martinez手里。

 说起西班牙,一直没有个像样的国家级芭蕾舞团。现在的西班牙国家舞蹈团的前身,是在1979年成立的西班牙国家芭蕾舞团,历经几任团长,不见起色。到80年代后期,前苏联莫斯科大剧院的芭蕾艺术大师Maya Plisetskaya应邀出任团长,西国的意图看似挺明显,想借俄罗斯大艺术家之力把西班牙国家芭蕾舞团给带出来,可貌似目的没有达成,3年后,Maya Plisetskaya就离任了。90年舞团由Nacho Duato接管,改名为西班牙国家舞蹈团,意图也很明显,舞团要转型。在Nacho Duato作为艺术总监兼编舞的近20年时间里,西团倒确实闯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路子来。Nacho Duato就任以后,不再只拘泥于西班牙籍演员,而是广开门庭,开始招聘和启用外籍演员,舞团的重心慢慢开始远离古典和新古典芭蕾,摒弃舞团以前所坚持的俄罗斯学派芭蕾传统,而转为西班牙民族风格与现代舞相结合。

 可是近几年来,西班牙国内对芭蕾的呼声越来越高,为虾米呢?西班牙国内没有自己的国家芭蕾舞团,可近十几二十年来,芭蕾舞界却出了几个西班牙籍芭蕾明星,除了前面提到的POB的Jose Martinez、RB的Tamara Rojo之外,还有德国慕尼黑巴伐利亚芭蕾舞团的主要演员Lucia Lacara,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的Alicia Amatriain, ABT的主要演员Angel Corella,且Corella还于两年前纠集一帮兄弟姐妹回西班牙组建了一私人芭蕾舞团Corella Ballet,辛苦经营,步履艰难。西班牙国内舞迷们屡屡抱怨,西国政府只重视弗拉门戈等民族舞不重视芭蕾,国内没有国家级芭蕾舞团,自家的芭蕾人才外流,除了这几个明星以外,还有很多相当不错的西班牙籍芭蕾演员散落在RB、NDT、贝雅洛桑芭蕾舞团、蒙特卡洛芭蕾舞团……等欧洲舞团里,稍有点起色的西班牙少年芭蕾苗子们,也都投奔到国外去了。此番西国文化部将Jose Martinez 召回国家舞蹈团担任艺术总监,不知是否有促进芭蕾发展的新打算?Jose Martinez又将把西班牙国家舞蹈团带向何方?这也是一件拭目以待的事情……

 闲话又说得多了点,还是回来说前两天看的西团的演出吧。

 Nacho Duato的作品以前看得并不算多,最早看的是ABT的一台GALA (DVD),他为妖精Malakhov等演员编的一段男子三人舞“Remanso”,端的漂亮。后来,若干年前去香港出差时,买到西班牙国家舞蹈团演出的三合一“Three by Duato”DVD,其中一个节目是根据Debussy的一些音乐段子编的现代舞,另两个节目都是根据西班牙民谣或传统音乐而编的既具有西班牙民族特色、又具有现代舞风格的舞蹈,也很好看。也是因此,开始注意起他来。1957年生于西班牙Valencia的Nacho Duato,最开始是在伦敦的兰伯特舞蹈学校(the Rambert School in London)学舞,后来进入贝老爷子Maurice Bejart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开办的学校(the Mudra School in Brussels,学校后来在80年代初随舞团迁至瑞士洛桑,亦即现在的贝雅洛桑芭蕾舞团和芭蕾学校),再后来又去了美国纽约的阿文阿利舞蹈中心(Alvin Ailey American Dance Center in New York)。23岁那年,Duato签约瑞典斯德哥尔摩Cullberg Ballet成为职业舞蹈演员,引起了在荷兰舞蹈剧场(NDT)担任团长的著名捷克籍编舞Jiri Kylian的注意,很快Kylian就邀请Duato加入NDT,除作为舞蹈演员参加演出外,Duato开始尝试编舞,这原是Kylian在团里一贯鼓励年轻演员尝试的事情。之后,Duato的舞蹈生涯的重心便慢慢转向了编舞,先是作为NDT的驻团编舞,后回西班牙带团仍继续编舞创作,直至离任。而Duato今年1月接掌俄罗斯圣彼得堡Mikhailovsky芭蕾舞团艺术总监,计划也是要为该团创作新节目的。

 用巴赫的音乐编舞不乏其人。如08年NDT 1团来北京巡演的三合一节目中,Jiri Kylian的节目“Wings of Wax”里面用了巴赫的变奏曲,Paul Lightfoot & Sol Leon的节目“Speak for Yourself”用了巴赫《赋格的艺术》中的Contrapunctus,而Duato这的这台节目中也从中选取了曲目。NDT的另一编舞Hans van Manen也有不少作品根据巴赫的音乐而编,如来北京演过不止一次的巴赫无伴奏小提琴SOLO。不久前,SNOW同学还借偶看了瑞士苏黎世芭蕾舞团团长Heinz Spoerli根据巴赫大提琴组曲编舞的一台无情节芭蕾节目“CELLO SUITES”呢,这台节目音乐只用了单一的大提琴组曲,编舞风格方面也比较单一,不过还是挺好看的。

 西团这次演的Duato的这台节目虽无情节,但并非无主题。正如节目之命名“Multiplicity / Forms of Silence and Emptiness”,表现巴赫音乐中两种看似截然不同,而内在深处又无不互相关联的某种主题——上半场的“Multiplicity”,多样性,多重性,多元性,在选曲上,从节奏到旋律,从曲式(序曲、协奏曲、奏鸣曲、舞曲、声乐等等)到配器(无伴奏大提琴、双小提琴、小提琴与大提琴、小提琴与钢琴、大键琴/羽管键琴/俗称古钢琴、长笛等等),从各个维度展现了巴赫的巴洛克风格音乐的循环往复、无休无止、变幻无穷;与之相呼应地,在编舞方面,则独舞、双人舞、三人舞、六人舞、七人舞、大群舞各显其能;在舞美上,演员的服装也随舞风、曲风的变化而变化,无一重复。下半场“Forms of Silence and Emptiness”,寂静与空灵的表现形式,其音乐色调一反上半场的丰富多彩,而选用了凝重深沉、静默神圣的宗教主题,以管风琴和声乐为主导的赋格曲为主,集中表达死亡的主题。

 而巴赫的音乐,无论何种题材主题,总是或显或隐地带着浓重的宗教色彩,宗教所关注的人类的终结问题,即人类的生存与死亡的问题,也始终或明或暗地贯穿在巴赫的各种音乐之中,无处不在,这在Duato的编舞中也得到了巧妙的体现:即便在上半场色彩斑斓的旋律与充满戏剧性的舞蹈中,也不难发现巴赫内心深处与死神的抗争,作曲家随处可见的灵感和激情在暗中与死神周旋较量,明显的,如开始时宏大的Aeolus协奏曲大群舞、无伴奏大提琴序曲巴赫与女演员的双人舞(借LAKE的话来说简直是神来之笔)、长笛吹奏的波罗乃兹舞曲中身着巴洛克式衬裙的男子双人舞接后来巴赫加入的三人舞、双小提琴协奏曲伴奏下以琴弓为剑的男子六人舞等等,时时见作曲家灵感与激情的迸发,也可见Duato的编舞灵感与巴赫音乐的契合;而小提琴独奏下,戴面具的黑衣死神张扬狂暴的独舞则时时干扰着巴赫内心的平静;及至小提琴广板中巴赫与死神的双人舞,作曲家的激情与死亡交锋,死神隐退,而她的影子却时时地徘徊出没在幕墙的背景之间,寻求时机;到上半场结束前,声乐中死神再度与作曲家抗争,最后以一切暂时归于平静的大群舞(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结束。然而,人类终究抗争不过宇宙天地间的自然规律,死亡终将来临,下半场,管风琴伴奏下7个修道士的殉道群舞预示命运之神的宣判;与上半场巴赫与女演员的大提琴双人舞相呼应,管风琴与声乐中巴赫与女演员的双人舞,作曲家的激情与灵感在挣扎;众赞歌中,死神再度降临,扼杀了巴赫的灵感与激情,最后带走了巴赫的生命与灵魂;挽歌,大群舞;天上的街灯亮了,灵魂在街灯的指引下步入天堂,一切归于寂静与虚空……

 从Duato的编舞中,不难看到Kylian的影子,甚至于贝雅、巴兰钦对他的影响,重演员的整体水平而不特别强调个人,演员不需要过多外在的表情和表现,安静、收敛、低眉垂目,重在乐感的把握,随呼吸来调整身体的韵律和肢体动作的轻重缓急粗细开阖,舞蹈如行云流水般随音乐自然流淌,把流动的一维音乐声线转换成立体的动态视觉音乐图画,不能不说,Duato不愧是贝老爷子、Kylian的弟子,John Cranko编舞大家族中优秀的一员!

 在西班牙国家舞蹈团面临交接的重大关口儿看到他们的演出,不失为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西团在今年9月交到Jose Martinez手中之后,是将继续保持Nacho Duato给舞团开创的风格呢,还是另避蹊径,抑或重回(新)古典芭蕾路线,都是一件值得令人观望的事情…… 

而Nacho Duato前往圣彼得堡出任Mikhailovsky Ballet艺术总监,在未来的日子里也同样令人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117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