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ya的芭蕾世界

Je danse donc je suis. - 我舞故我在。

 
 
 

日志

 
 
关于我

Je danse donc je suis -- Je ne sais pas ce qu’est Dieu. Je pourrais vous dire ce qu’il n’est pas. Ce qui n’implique pas que je sache ce qu’il est. Or, la danse, je sais... Tout... Dans la danse, je suis là, je sais, et tout est là comme il est.

网易考拉推荐

Manuel Legris中芭演出花絮(2010/05/14、15)  

2010-05-22 11:34:06|  分类: 芭蕾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anuel Legris51415号与中芭合作的两场演出,不打算像平时看演出那样写观感了,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就说说演出前前后后的一些花絮吧——

 

天底下真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么?

 

第一次有机会现场看Manuel的演出,是059POB来华巡演,北京北展剧场,那次他的剧目就是《阿莱城姑娘》。首场演出头一天下午走台时,我眼睁睁地看见他在节目的最后几分钟受伤摔倒在舞台上,然后他的中国之行演出(包括后面上海的《吉赛尔》)全部取消。这经历在早两年的存档贴“写在Manuel Legris告别演出前的回忆”里有详细的记叙。等POB在北京演出完后第二天,在家里,家人都出去了,安安静静地一个人呆着,想着期待已久的演出成为泡影,悲从中来,放声大哭,哭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哭得脑子都空了,才罢。后来同年12月,POB在巴黎演老努版《天鹅湖》,想着Manuel是老努的最后一个明星,不久将要退役,这可能是我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他跳老努剧目的最后机会了,于是在那年年底去了巴黎,看了他的两场老努版《天鹅湖》(拖拖拉拉花一年时间写了观感,存档贴见“巴黎歌剧院之老努版《天鹅湖》,2005年12月27日—31日,巴黎”)

 

08年初国家大剧院新开张举办第一届国际明星GALA,请来了他出演Paquita第三幕大双和一个Kylian的现代舞Nuages,喜出望外,连走台带彩排加两场演出都看了,在存档贴里也有记录,“国家大剧院08年初的国际明星GALA”

 

去年515日,Manuel作为POB明星演员的告别演出《奥涅金》在巴黎落下帷幕,Nureyev时代的最后一个明星退出了。他的告别演出并不意味着就要离开舞台,他仍作为POB的客座明星不时地参加演出,但越来越少了,可喜的是在国外的舞台上并不缺乏他活跃的身影。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他作为POB明星演员退役以后整整一年,在“中法文化交流之春”项目的支持下,Manuel今年被请来与中芭合作,为中芭排练并参加“中法文化交流之春GALA”的演出,其重头戏就是他5年前曾经在北京受伤的《阿莱城姑娘》,而第二场演出,竟和去年他在巴黎的告别演出是同一天,515!太巧合了!

 

14号下午本打算去北大看走台,临时被一些事情绊住了。还有就是心有余悸,有点怕去了,又看见5年前的那一幕,不是有点迷信么,就又有点不敢去,既然有事,就算了吧,QM MM短信说他下午走台就只走走位置,不会做出来,那就等着晚上正式演出就好了。头天晚上特意挑了平时上课用的大包,里面放了在巴黎看Manuel跳老努《天鹅湖》的POB演出节目册、一位朋友特别送给我的POB《舞姬》演出节目册,三张从国外带回的ManuelDVDDVD专用书写用笔,准备见机行事。

 

下午六点左右到了北大讲堂,准备先去讲堂旁边的复印室复印一些东西,就那会儿功夫接二连三地就碰上了中芭好几个熟人,见面就说你来啦,我说这种时候哪能少得了我呀,他们说你赶紧去找他吧,他这会儿在呢。哈,忒了解我了,都知道是冲着谁来的。我说这会儿去合适么,别影响了人家准备。他们说没有什么不合适,你就赶紧去吧。我说先去复印点东西,完了就去。等复印完出来,又碰见刚去吃饭回来的xxx,对她说干脆跟你一起进去算了。进了后台,说Manuel在大化妆间里,刚到门口,就碰见FY正迎面往外走,笑嘻嘻向她挥手打了个招呼,FY心照不宣地抬手一指,说他就在这儿呢,呵呵,怎么都知道是干什么来的了呀。我一转头,Manuel正扶着墙专心地擦地呢(不是打扫卫生的那种擦地哈,是芭蕾里最基本的扶把练习,不是常说跳芭蕾先从擦地开始么),双脚套着胖乎乎的演员专用高帮保暖软鞋。

 

犹豫了一下,朝他走去,开始法语套磁——

 

-          您好,Legris先生,很高兴又在北京看见您啦!

-          您好!

 

看他态度温和,心情很好,就接着说——

 

-          您可以给我带来的一些东西上签名吗?几张DVD和其它一些……

-          当然可以。

 

乐坏了!我开始从包里往外掏东西,先是两本POB节目册,《天鹅湖》,翻到他的大剧照那一页,递给他笔,哗哗签的时候,几张小白纸掉到了地上,他连忙弯腰去捡,一边捡一边说着:“哦,抱歉!呀,原来是演员表!”那是我看的三场演出的当天演员表,他当然一眼就知道了。这GG可真gentil。我又把《舞姬》节目册翻到他那一页递过去,哗哗又签了。然后DVD,他看我手中拿着的几张碟(RJDQ、睡美人),瞧了瞧说:“Oh la-latu as les tous ! ”(哇,你都有啊!)我说:“Non, pas les tous. J’en ai plus chez moi. ”(还不是全部,家里还有更多呢。)他问签在哪儿,我就跟他说签在DVD小册子的封面上和DVD盘面上。签完了,谢过他,我又问:

 

-          明天我可以再带更多的DVD过来吗?

-          行啊,行啊。

 

GGgentil了。本来想跟他多聊会儿,可担心占用他太多的时间准备演出,就跟他道别。刚要走,他对我挥挥手说:“A biento^t ! ”(待会儿见!)这当然是指一会儿演出的时候在舞台上见到他啦~ GG可太可爱了,我也跟他挥手“A biento^t ! 

 

出来后台,在讲堂大门口碰到了7Jxueshan叔的两个朋友,SHOW给他们看Manuel的签名,7J说明天她也要把她在日本看演出的册子带来让他签。

 

演出结束后,我们几个还照着上星期在国大看Bolshoi演出的样子使劲儿鼓掌喊BRAVO,想把演员们给再叫出来谢幕,可是北大这边没这习惯,转脸儿观众席里人就走没了,工作人员任怎么喊也不拉幕。我们几个正准备撤离,舞台上的幕又开了,见上面有一些不是演员的人围着Manuel照相,7J一看,不乐意了,说,准是那些日本人,咱们的地界儿哪能让他们撒野啊,走,咱们也上去。可那剧场的人还不让咱们上去,跟他说找演员朋友去,那人还不干,我说你等着我给你找个人来,闯上台去,就近一把拉着晓宇到台口,对那人说这下行了吧,他赶紧说行。可已经耽误了功夫了,Manuel脱开了日本人的包围,和法国大使馆文化处的老太太和另一人说着话,开始转头往化妆间走,可我们几个还没来得及和他合影呢,我急了,就顾不得用“您”了,脱口叫了一声“Attends~~~(你等等~~~!)他回过头来,见我在叫,停了下来。我们几个赶紧过去站在他两边,YR妈牙医和雪山叔为我们抢拍,可Manuel还扭着头不停地和法国文化处的两个人说话。照完了,跟他说“A demain”(明天见),他也回应“A demain”。Manuel走后,FY和赵妈过来了,都一个劲儿地夸他。我对FY说在北大这边演出太委屈他了,该在大剧院演。FY招呼我们一起去他们团里的庆功会,跟着去了庆功会的排练厅,在门口没进去,呆了一会儿大家觉得有点不合适,就撤了。

 

出了后台,7J还在气不过让日本人给占了先。YR妈牙医说他有个主意,第二天演出完后上台去给Manuel献花,7J首先表态说她胆儿小不敢上去;我说当着这么多人面这么多摄影机我可不上去,太离谱儿了,打死我也不上去;另一芭友也说她胆儿小不上去。7J说不如演出前咱们送花到后台化妆间去,明天不能再让日本人给占了先了。我说这主意好,靠谱儿。YR妈牙医抱怨我们几个没劲,使劲儿忽悠我们跟他一起上台,谁也不答应。后来他说要不这样,你们出一人跟我一起上台献花,另外两人送后台,还是谁都不答应。最后他没辙了,说那我一个人上去吧,你们得有人给我拍照,我们满口答应,7J接下了照相的活儿。

 

可是送什么花合适呢?咱以前可没干过这事儿。回家想起来Manuel他去年在巴黎告别演出的那期DANSE杂志,上面有告别谢幕照,赶紧翻,看上面献的花儿是什么——玫瑰!就赶紧告另一同学买玫瑰,一束两打(即24枝),如果看上去不行就三打(36枝)。

 

第二天,15号。大学时最要好的老师来了,要中午一起吃饭,说她下午的飞机要走,幸亏不是晚饭。饭局推不掉,买花的任务就交给了某同学(在此感谢啦)。等饭局完,急忙赶回家料理完家务,时间不早了,赶紧往北大赶。7J来短信说胆儿小不敢一人去后台,让等着她一起进去。谁知出门就遇见长安街上戒严,堵车,急坏了,告别人要早点到,自己却晚了。赶到北大讲堂已经6点半。

 

捧着花儿进了后台,迎面碰见大美女梨子MM,说刚才已经来过一拨日本人了,7J生气了,得,又让他们占先了。去了头一天见着他的大化妆间,看见ZJ MM穿着古典大双的白Tutu在那儿擦地,Manuel却不见。ZJ MM过来说他在对面自己的小化妆间里。和ZJ MM寒暄了几句,问她受伤了怎么不歇着换个演员跳,她说没办法非要让她上,真让人担心啊。ZJ MM也是知道我们进后台来干嘛的,说他今天一天都有点不太对劲,好像有点伤感。正说着话,梨子MM又过来了,问怎么不进去,我们说他在自己化妆间里,不敢去。梨子MM叫过来翻译去敲门,翻译说他在舞台上热身呢。就去了舞台,站在侧幕看ManuelPatrick De Bana俩都在台上专心活动,没敢上前打扰,直到ZJ MM到台上来活动了,他们知道时间差不多了,返身回化妆间。7J率先追上去把花儿送给了Manuel,我随后把花儿递了过去,说“C’est moi encore~~~”(我又来啦~~~)Manuel挺开心,说“Vous étes très gentilles!”(你们真好!)我赶紧接茬儿“Vous étes très gentil aussi!(您也真好啊!)另一同学也赶紧把花儿递上去了。没有注意到7J在旁边抢拍下了两张特有纪念意义的献花照。花献出去了,革命成功了一半,还有签名与合影没完成,可来不及了,快开演了。

 

演出不表。谢幕时,YR妈牙医果真勇敢地冲到台上献花去了!(这得用宋世雄体育比赛解说的语调来说)可是他上台了都不回头,动作迅速,很快就下来了。7J说他太“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没有一个照好的,亏了他了。

 

演出结束后,直接去了舞台。舞台上已经成了中芭演员们追星的海洋,全家福大合影,演员单独合影留念。ManuelZJ MM鞠躬致礼,又特意拉过她与他单独合影。我们在一旁等着,7J和另一同学不失时机地按动快门,记下Manuel与演员们在一起的一个个瞬间。演员们追星完后,台上又冒出来几个日本人没完没了地纠缠,惹得7J很生气。我们在旁边安静地等着,等其他追星的人都走了,才在大化妆间堵住他,请他签名。要说这GG也够辛苦的,手里抱着一大堆东西,腾出右手来,伏在化妆间里的道具箱上面为我们签字。

 

 

Manuel Legris中芭演出花絮(2010/05/14、15) - Enya - Enya 的芭蕾世界 
 签了名后的告别演出那期DANSE杂志封面
 

我掏出去年他在巴黎告别演出的那期DANSE杂志,翻到中间的专题报道,指着上面的日期对他说:“今天和您去年在巴黎的告别演出是同一天!”他定睛一看,有点吃惊发愣,过一小会儿才说:“啊,真的,我都忘了……”在他捧着鲜花的谢幕照下面签了字,我又翻回封面,那是他的另一幅演出剧照,唰唰又签上了。大家都在往外掏东西,演出节目册子一本又一本,DVD摞了高高的一叠。我把“Proust”那张碟的小册子翻到他的照片页递给他,对他说:“这是您在巴黎歌剧院的最后一张DVD。”然后是希尔维娅、RJ/Raymonda/睡美人三张纪录片,他边签边说:Ah, tu as tous!”这回我没接茬儿,心说了,家里还有一些呢没带过来。包里还有一张《巴黎圣母院》,可那张碟盘面上、小册子里都没他的剧照,他在这戏里是第三号男演员不是,我就没往外掏,另还有一本DANSE杂志呢,眼见着他要签的东西太多,就没好意思再加码了。

 

等大家的东西都签好了,我对他说:“您19号要去莫斯科参加Benois de la danse奖的GALA?”他又有点吃惊:“是啊,还有两天。”我又对他说:“希望您很快再回北京来!”他犹豫着说这可没准儿,转身去了自己的化妆间。

 

我说咱们就撤了吧。7J说再等等,上次法兄他们我们都一直送上了车,这次规格不能比那次低。大家就径直去了后台门口等候,准备欢送。

 

要说这GG也真够磨蹭的,老半天也收拾不好出来。先是中芭小翻译和司机抱着花儿出来了,一看,里面就有我们几个送的,跟谁的都不一样,三束清一色的玫瑰,其它的花儿都是杂的。一会儿De Bana拎着两大包出来了,等他放到了车上,就叫了他和我们一起合影。中芭的小翻译在旁边嘟哝着赶紧把这俩给送走吧,走了就轻松了,这几天可给累坏了。趁等的功夫,又跟De Bana聊了几句,告他说在“Three by Duato”的节目里见过他,他说那是DVD吧,我说没错儿。又接着问他有没有计划将来和中芭继续合作,他说有可能。又等了好一会儿,Manuel终于拖着大旅行箱还有大包小包的出来了,他倒挺聪明,一看还是咱们几个在外面等着,知道是等着他照相,说不好意思手里有箱子,那没关系。跟7J一合计,就别单独照了,大家一起合影就好。咔嚓两张后,我又冲着台阶下的De Bana招呼道:“Venez~ Venez~! On prend une photo ensemble!”(快过来呀,咱们大家一块儿合影一张!)De Bana应声加入进来,留下了两张五人大合影,皆大欢喜!

 

汽车启动,喊了声——

 

Bon Voyage! 旅途愉快!)

 

 

附录:

 

说好了Manuel与中芭的这两场演出他怎么跳咱都不挑他的理儿。不过他这回来和中芭的演出中,确实出了些离奇的事儿。看演出时意识流跟着演出走,只顾着掉眼泪儿,中间觉得异样的地方也没去多想。这两天脑子里一直在“过电影“,回放着这两场演出,第一场基本上都挺正常的,第二场却越回想越离奇,就又拿出来97年他和Isabelle JJ跳的那个录像看了一遍,发现确实离奇,这恐怕是他的演出生涯中绝无仅有的奇事,值得大书一笔,记录下来永久存档。这些离奇事儿大部分在心情随笔里与7J零散的对话中都说到了,少量还没提到,现都集中到这里来:

 

之一,是在婚礼开始的时候,QM跳变奏时,他就眼睛不离地盯着她围着她转,笑成一朵花儿,表情那叫一个欣赏喜欢啊,等QM MM跳完变奏赶紧上前亲密地扶着肩膀,像是和她“说着话”一起漫步到舞台后面的中间,然后放手示意QM MM接着跳后面一段独舞,他一边往舞台右边走,满脸笑意,眼睛还是一刻不离QM MM,等到了舞台右边,音乐该他了,脸上的表情、眼神才立马黯淡下来,开始进入角色的失神状态。两场都这样,这些表演以前中芭的演出里是没有的,PECH那次来北京QM MM跳时也不是这样啊。05年看POB在北京和上海跳的6场里也不是这样。所以翻出来勒哥和Isabelle JJ 97年跳的那个录像看了一遍,勒哥也没有在Isabelle JJ跳变奏时眼不离地围着转啊,自己在一边丢了魂儿似的自顾自发呆出神去了,变奏完后也没有那么亲密地上前扶着肩膀说话呀,就随意地上前把手搭在Isabelle JJ腰间。偶越想越觉得勒哥这次在中芭的演出里自己额外加了不少料……

 

但后面第二天演出觉得第一场演出在感情上的表现挺不一样的,似乎又揉进去了另外的一些情绪,恍恍惚惚的似乎失神、迷离、绝望得更厉害,已经超出了戏的要求。好几个地方又减了料,是太入戏忘了做了第二场演出,端得离奇——

 

之二,接下来是勒哥他失神想着幻觉中的阿莱城姑娘的独舞站左台口,手上没有比划轻轻触摸阿莱城姑娘身形的动作,只失神发呆

 

之三,演出中途躺下了两次,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点。第一次躺下时,当时偶觉得有点异样,但意识流顺着往下看,没有多想。启敏MM出来拍了她一下又回侧幕去了,群舞没跟在后面,当时也有点奇怪。男群舞们出来,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跟着音乐往下接,然后是他情绪比较激烈的独舞,第二次躺下,猛地团身,这才是戏里本来该有的。

 

之四,宾客们都离开后,屋子里只留下他和QM MM。勒哥在解衣服前,印象中他没有探出手去够虚幻中的阿莱城姑娘,QM MM也就没办法扑上去把他的手拉回来。勒哥站那儿兀自发呆,也是等音乐到了,开始解扣子。

 

之五,黑屋子里,勒哥的最后一段独舞,从右台口斜线后退着半蹲转身、绕臂、扶肩、挺身抬头的那组动作本要做三,他只第一遍全部做完了,后面两遍都没有挺身抬头,直接就立起来了,跟着音乐走,抱着头痛苦打转,音乐合得很好。抱怨音乐太快他来不及做呢。

 

这两场演出中芭应该都录了像。如果有机会再看到录像就好了,就可以仔细地去确认这些离奇的片段了……

 

补充:后来和ZJ MM等聊时,都说到他第二天的演出真是怪了,谁也没想到。勒哥他自己从台上下来后对他们说,天哪,我今天怎么会这样。不过大家都说,不管他怎么跳,怎么跳怎么是,他怎么跳都是对的,就算跳错了也是对的,只要是他跳就好。演员能跳出这份人缘儿、观众缘儿,能跳到这个境界,在他们这辈儿演员中,咱们又能亲眼见证的,恐怕是绝无仅有的了……

 

我们都很幸运!

  评论这张
 
阅读(1113)|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