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ya的芭蕾世界

Je danse donc je suis. - 我舞故我在。

 
 
 

日志

 
 
关于我

Je danse donc je suis -- Je ne sais pas ce qu’est Dieu. Je pourrais vous dire ce qu’il n’est pas. Ce qui n’implique pas que je sache ce qu’il est. Or, la danse, je sais... Tout... Dans la danse, je suis là, je sais, et tout est là comme il est.

网易考拉推荐

Michelle的POB《奥涅金》观感(5月7日)  

2009-05-20 13:54:41|  分类: 演出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享一篇Michelle MM 的精彩演出观感——

 

----------

这周到德国西部的小城开会,意外发现巴黎其实是距离最近(以火车时间算)的城市,就来回取道花都。回来特意早离开一日,可以看5月7日晚的演出,然后还能照原日程赶回去,好不耽搁9日的毕业典礼(俺的第一个博士生毕业了,时光荏苒啊)。

因为只有固定一个晚上的原因,没有福气赶上Legris的演出。当然15日他正式的告别场,听说在半年前开始卖票时几分钟内就售罄了。而他出场的演出,到我出发前还有卖呢,可惜赶不上啊。因为没啥可选的,把7号的票先买了,才在不熟悉的POB网站上逛,找着全部阵容。一看,是LeRiche和小杜妹啊,大喜!把阵容发给恩姐过目,她也说票不错,还特别指出演伦斯基的小Heynmann刚刚升星,要关注。这几年看的演出少,我本来就不多的“专业知识”和“大牌及苗子近况”都还给论坛了,尽力看看热闹来写流水帐吧。

话说7日出发奔巴黎。前一天下午会议组织出去玩,大家上了大客车,头儿还拿个纸点名呢,好像回到高中了也。今年在德国开了两个会,动不动就带到个800年的古堡。这第二个小些,但很漂亮,藏在山谷里,八百年来因为主人的八面玲珑和悉心操持,从未易手,如今传到第33代了。然后带到莫索河边的酒乡品葡萄酒,喝了6种。同桌的人一起对照酒窖发的,列了二十多种酒的“节目单”猜着比赛,我一次也没对但是晚饭要了其中一种,最甜的。晚饭吃到10点半,回到会议地点(也是个城堡,不太老,才三四百年)半夜过了。车上睡了一点,下来不困了,于是这夜只睡了两个小时。一大早赶去火车站,九点多到巴黎,到旅馆放下行李就赶往凡尔赛宫。到下午回来累得不行,在地铁站和旅馆之间小店外面吃饭。左右都在喷云吐雾,好像无烟区只好去昏暗的室内。软饮料贵得不像话,只好又喝酒。完了以后在街上小店逛了逛,忽然发现已经快六点五十了。飞奔回旅馆取了行李,放下东西,拿上望远镜出门。意识到这个酒原来后劲厉害,或者人活动了血液循环加速帮助它上头。好在脑袋还不糊涂,非常紧凑地转了两趟地铁,跑出歌剧院站,环视一圈,认出歌剧院。继续跑进门,取了票,幸好不要任何证件,否则什么都没带-地铁上才想到这点,看来人还是有点糊涂,也没时间回去拿了。拿完票正好铃响,接着飞跑上楼,再上楼,觉得差不多了找个正在关门的领座员问,还得再上一层。这次领座员给带进去,是四个人一格的小包厢哎。前面两个中老年妇女各自倚靠一侧,右边一个老头,我把椅子朝右挪了挪,便有无遮挡的正面视角。坐下来灯就暗了,大幕升起来,一层半透明的纱幕上是精致的EO标志,和在youtube上斯图加特演出片头里的一样。

这么一段的跑题流水帐,是介绍开场时我的状态:又困又累又喘又热,还带着酒劲:),实在是有点辜负这盼望已久的演出。但是这个舞比较紧凑,很快主要人物就都出现了。小杜妹比前两年的照片瘦,这个舞的服装没有太贴身的,反正我看不出水桶腰。印象中第一次看到她,是在一个贝嘉DVD里,跳贝九。有种和一般芭蕾女演员不同的劲儿,有点冲,非常地青春健康。现在她还是那么漂亮,只多了些成熟温柔的味道。LeRiche好像也瘦了些,而且比起几年前的照片(印象深的是他俩和Legris的“白色”剧照)还年轻了似的。那剧照里他的平头倒显老。这里头发长了,整整齐齐梳了背头,表情严肃,还是很帅的。就是他是不是有点亚洲血统呢,看上去非常像那个以前老演王朔剧的李承儒,所以老让我觉得他演的是“钱康”。但是第一幕他的化妆似乎太过强调冷酷了,至于在镜中突然出现时有点恐怖,其他时候没有这个感觉。奥涅金的服装似乎比一般男装要厚重,跟穿了件薄的皮夹克似的。LeRiche满脸是汗,头发有些乱的样子,一下子性感了许多,不钱康了。

俩人的技术都很棒,配合得也好。不知道小杜妹多高,应该不矮,托举是托得相当高的。第一幕卧室那场,最后的“垂直托举”,好像小杜妹脚腕一抖,就窜到半空了,站得笔直,两个人看起来都很轻松的说。第二幕和伦斯基决斗前的争吵,似乎没有什么起势就转起来了,转得又快又稳,锐气不输旁边的新鲜星星,一点不像过两年要退休的样子。小杜妹被托举在空中的各种动作都很大气,像以前看过的Nina和Bart那类。我觉得这类动作是得要不是太骨感的MM跳起来好看,有气势。LeRiche的奥涅金是非常心不在焉,fullydetached的模样,似乎时不时会实在一下,然后就拼命把自己关回到虚无的境界去。即使和Tatiana同舞,也总是看着想着什么别的地方,倒是和Olga的舞蹈因为带着那种负气冲动而意气风发。看Tatiana起舞的拍案而起爆发力十足。和伦斯基的冲突一段十分激烈,被打了的惊愕和尴尬,突然让人可怜。Tatiana的一往情深倒是没有它解,何况她的清纯和含蓄应该算是这个年龄的小杜妹本色演出。勇敢表达后的失望屈辱,在舞会一幕上拿捏得分寸适当。这舞编得不像R&J那么顺其自然,有些地方不那么有逻辑性,但是集体舞那段,大家转呀转,忽然男女主角落了单,四目相对,手足无措,只得各自避开,其余人仍在旁边舞得热烈,却是极妙的安排。

小星星果然名不虚传,身材那个好。跳得也高,腿往后一伸简直是一眼望不到头。只是也许还是经验稍缺,有一处没有转好。和奥尔珈的双人舞有美丽的音乐助阵,美得很。还是他和“钱康”的对手戏很激烈,那几个耳光很是全力以赴的样子。决斗前的较量,也许反射了新老星星间的PK。他真的很帅,但是外型比较偏“拉丁”一些,有点像ABT的那谁谁(看演出和评论太少了,前几年熟透的名字现在想不起来了)。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成为一代王子,但是应该能胜任很多角色,很多大牌,像LeRiche也不是金发碧眼王子型的。不过就这场演出而言,他的锋芒还是被LeRiche盖过了,现在10多天过去,脑子的的印象就是后者清晰多了。也许是角色的缘故。

第三幕的群舞阵容和前面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所有人都收敛了。第一场里那些小伙子跳得真是热烈,到了第三场,不管贴没贴胡子的,从外型,到表情,到体态,到做派,都整齐地长了十几岁。女群舞的前后反差相比小多了,但是都挽了低调的发髻,高挑整齐,技术上处处游刃有余,让人觉得她们的吉赛尔第二幕该多么令人向往啊。小杜妹除了打扮的变化,其实差别也不明显,就是更强烈一层的挣扎。而LeRiche就非常不一样了,眼神里那种虚无被一种凄惶代替,在他俩的那场纠结里算是把先前高傲的奥涅金演到泥里了,贱贱的让人又可怜又鄙视。结尾非常地干脆,掌声四起。谢幕谢了一遍又一遍,常规地从群舞开始谢到主角,然后小杜妹把指挥请上来。然后主演和指挥,然后全体。然后主演从关闭的大幕里钻出来。然后大幕拉开一切从头再来一遍,然后指挥,然后全体,然后关幕主演再出来,又进去,再出来,各种组合谢了又谢。算是见识到POB的“规矩”了,到最后,从主演到群舞都一丝不苟的。那个拉着手往前走时的脚啊,非常非常地经意(听说RB是以脚下精致出名?但是POB似乎一点不输,脚下很articulate,而且好像女演员的脚都显得很大)。想起来去年恩姐拿手比划着有的演员那么piapia地散着就出来了:)。还有,他们的45度角都很严格,让我意识到其实“无敌正面视角”看演员正脸儿的机会不多。非常高兴带了个小望远镜。

第一个幕间休息,我的三个“厢友”都出去了,我靠在包厢间的隔板上打了个盹,把酒给醒了。第二个休息,出去逛逛,才想起来除了证件还有更重要的东西没带,相机。连手机都没有,只好用大脑照相了。二楼还是几楼是摄影展览。正面是大幅的星星们做的时装广告,譬如“Letetsu inXXX",XXX是牌子(设计师的名字)。一开始我没看明白这个in的意思,加上对”时尚“比较白痴,就奇怪咋POB有这么多我没听说过的现代剧呢?这些照片都是在歌剧院里或附近照的,比起职业时装模特,真是美得不相上下而另有明星的气派哈。(去年回国抓了几本家居杂志翻翻,最常见的用词貌似是“折射出主人浓厚的文化积淀”:),就是这种感觉吧?)背面是舞蹈学校的学生照片,很多黑白的,练功,压腿,穿鞋等等。学生们没化妆,但是眼神都很执着。

回到我开幕前匆匆跑过的大理石楼梯,才有时间好好看一眼,脑子里立即浮现起烂熟于心的《虎口脱险》场景和台词,在指挥家被乔装成德国军官的中队长和粉刷匠劫持的时候:
“不是我干的!"
"小声点,我们现在是德国人。”
“那就算是我干的?”
“我们抓到你了,你要做得像一点。”

一楼大厅里一边是Legris的大幅奥涅金剧照,心里一声叹息。一边是小杜妹对着镜子的剧照,眼神缱绻慵懒,那个样子是她最美的,可惜在台上似乎并没有这个瞬间或者太短暂了我没有抓住。

退场的时候,我想起来口袋里除了地铁票,还有一张几十欧元的钞票,就想去看看有没有纪念品卖。美国的演出场所不是都有礼品店么。但是好像没有。不甘心地问一个黑人门卫,他说没有,但和我聊了起来,问我哪里来,说想到美国玩玩。跟他说是到德国开会的,但是经过巴黎停留为了看这场演出。他问喜欢么,我说很喜欢,那一刹那忽然差点眼泪掉下来了,本来不是对哪个芭团特别迷的。可能因为累,可能因为酒。

说到那个酒想起来,喝的是甜酒,porte。前两天在一个中文杂志上看到介绍,20%酒精呢。被前一天在德国品酒的现学知识给误导了,因为那几种白葡萄酒里,甜的度数最低,说是喝了开车问题不大的。原理是干的酒里,更多的葡萄本身的糖转成酒精,听着很有道理所以一下子就记住了。而porte呢,据那本杂志说,其实是靠加入额外的酒精来遏止发酵。家里其实平常也有porte,但从来没有看过介绍,我是10毫升酒能喝90分钟那种(还剩5毫升往往由领导洗碗前发现帮着喝掉),所以哪种酒有劲也不知道。怪不得上头哩。

既然写了这么长就顺带简单说说今年早些在肯尼迪看的两场演出,都是顺路去的。第一次是Kirov的DQ。那天很冷,看这场演出,尤其是刚坐下的时候,真是像喝了一碗酸辣汤那样,暖啊!是Tereshkina和Fadeyev的配合,都挺不错的,而且表演有幽默感。我觉得Tereshkina腿也很长呀,就是可能不如花瓶Somova那么水灵,但是节目单封面是Tereshkina(免费节目单看来就是美国有?巴黎的给了一张有阵容的纸)。不过下腰甩裙子的舞蹈看了一个半小时以后就有点审美疲劳了,还是正统古典范儿经看。印象深刻的是服装,领舞级,甚至是群舞级的服装都在风格统一的基础上加了个人化的变异。譬如传统安排(包括此次奥涅金)让8个MM四个穿暗蓝,四个穿暗红。Kirov的设计就让这四个同色彩的大同小异,好比第一个一个裙子上有暗纹,第二个胸口装饰不一样,第三个缀上一枝花,等等。一组MM,出来跟一套邮票似的,美死了。而且还特方便我们这样既不认名字也不认脸的追踪台上演员。第二次,是NYCB的巴兰钦节目,临时起意去看的,大失所望。演员的身材和技术,尤其是男演员,比以前看过的Jofferey似乎都差一截。一组没有挑战性的动作里,一个MM居然摔了个大跟头。没看完就跑了。

汇报完毕。谢谢观看这篇拖沓杂乱的流水帐。

 

Copyright © Michelle, All Rights Reserved

 

--------

谢谢Michelle!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