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ya的芭蕾世界

Je danse donc je suis. - 我舞故我在。

 
 
 

日志

 
 
关于我

Je danse donc je suis -- Je ne sais pas ce qu’est Dieu. Je pourrais vous dire ce qu’il n’est pas. Ce qui n’implique pas que je sache ce qu’il est. Or, la danse, je sais... Tout... Dans la danse, je suis là, je sais, et tout est là comme il est.

写在Manuel Legris告别演出之前的回忆(存档贴)  

2009-12-15 22:39:26|  分类: 芭蕾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anuel Legris的告别演出是在今年(2009年)的5月15日,这是在他告别前半年(即2008年底)的时候写的……

 

写在Manuel Legris告别演出之前的回忆(存档贴) - Enya - Enya 的芭蕾世界

 

Copy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 Enya的芭蕾世界 http://enyaballet.blog.163.com/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帖

 

Enya   11/24/2008  -  17:11:16

在Manuel Legris GG的个人网站上看了他要告别的消息,虽说日子还早,要到明年五月,但还是免不了心里十分惆怅。POB这些个喜欢到了骨子里去的GG JJ们,在最近几年都一个个陆续退役了,一代辉煌成为过去。

第一次在现场看Legris GG,是2005年9月POB的来华巡演。由于在北展剧场亲眼目睹了Legris GG在排练中受伤,大为伤心,以致于当时看了POB在北京的所有演出和彩排、以及在上海四场演出中的三场之后,对他们的演出只字未提,心里只想着,如果见不到Legris GG再一次出现在北京的舞台上,就绝口不提当时发生的情况。直到今年年初国家大剧院开张,请来各国明星同台献技,终于如愿在北京的舞台上见到了Legris GG,心下释然,方想着该写点什么了,可一直忙于杂事,没功夫落笔。眼看着Legris GG就要告别他的明星生涯了,是时候把那段经历倒出来了。

这世上真有无巧不成书的事情。那年(05年)POB临来中国巡演之前,我还愁得不行呢,那会儿出差太频繁了,生怕POB来了,又被发配到不知什么地方去,要是演出看不上,尤其是Legris GG看不着,那可就亏大了。早先POB的演出安排里,Legris GG只在北京出演《阿莱城姑娘》,然后就回国,并不去上海演《吉赛尔》。可原计划和小杜M在上海跳《吉赛尔》的小Bart临行前两周受伤了,来不了了,就改了Legris GG跳,这可不是天大的喜讯么!可同时我又更加着急了,这么凑巧的事儿,要是脱不开身,把Legris GG送上门来的任何一场演出给漏掉了,那不遗憾终身么!可巧,9月初的时候,别的部门有个空缺位置,申请了,到9月15号上午,也就是POB的正式演出的前一天,我正式和新部门谈妥了转部门的事,也和老部门的老板摊了牌,准备交接工作走人。这意味着什么呢?在未来的两、三个星期之内,我将处于“三不管”的悠闲状态:终于摆脱原来部门那没完没了的琐事儿和出差了;而新部门工作还未上手,不会太忙也不会出差。心情那叫一个爽啊,当即就订了下一周去上海的飞机票,准备休假跟着POB去上海看演出。

等15号上午把所有的事情都打点好了之后,因为事先知道15号下午POB在北展剧场走台合乐,晚上彩排,所以中午就离开了办公室赶往北展剧场。记得那天上午下过一阵小雨,出来的时候,天空还零零星星地飘落着雨丝,凉丝丝的,空气格外舒畅清新。沿着二环的护城河边往地铁走,岸边依然还翠绿柔软的柳树枝不停地轻拂着头顶和面颊,雨后的空气中散发出柳树叶的淡淡清香。平日里每天都匆匆忙忙地从这条路上经过,从来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留意到这岸边还有如此美景。一时间心里大为畅快,脚步都变得轻快了许多,我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头子儿,一边顺着河边往地铁站走去,心里暗暗好笑,这番走路的样子早已经不该属于俺这个年龄的人了。

一点种左右的样子,我到了北展入口的老莫门口,想起来自己还没吃午饭呢,就进老莫挑了两个面包,作为午饭和晚饭,要一直等到晚上把彩排看完呢。

出了老莫,开始给中芭的XS叔打电话。也真是凑巧,那会儿中芭去美国巡演去了,中芭前脚刚走,POB后脚就跟着到了北京,但中芭乐队和一些工作人员还在。XS叔被叫去给POB帮忙打理音响灯光等事儿,因此就成了内线。在北展后台的门口见到了XS叔,他一边领着我往里走,一边告诉我演员们在十一点的样子就进场了,刚练完功,这会儿正在整理舞台,一会儿就开始走台合乐。我心里直后悔没有早点出来,错过了看他们练功了。

XS叔把我带到舞台后台上,就忙忽他自己的事去了。我从台口下到观众席,看见下面稀稀落落地坐着些演员,一看就知道是他们,懒洋洋地靠着,长长的腿晃晃悠悠地搭在前排的椅子背儿上。另外还有一些象是北展剧场的工作人员,我一看高兴了,这样一来自己被当作另类逐出的可能性就很小。有几个演员见我下来,还冲我这方向打了个忽哨。

我在大约十排的样子找了个过道边的位置坐下。舞台上已经有不少演员在热身,仔细一看,熟悉的小杜M、Letestu、Jose Martinez、Karl Paquette等都在台上活动呢,可找了半天就是没有Legris GG的踪影,心里有点着急,怕他没有来。

差不多8月份的时候,因为关注POB来巡演的CAST,误打误撞找到了法国的舞蹈论坛,他们正起劲儿地谈论POB到中国来巡演的事儿呢,自98年POB来过一次后,这是第二次来中国,他们也很好奇,想知道在中国这边的演出情况。我在他们那边注了册,赶紧就上去问详细的演员安排。他们很高兴,因为我是第一个在他们论坛里注册露面的中国人,在那段时间也是唯一在上面说话的中国人,后来可能就有其他的网友过去了。我从他们的论坛里知道了POB来华的详细行程、演出安排和演员表。而他们也把我当成了在这边的“联络员”,从POB搭上飞机离开巴黎那一刻起,中国这边的“报道”任务就落到了我身上。台上没看见Legris GG,又没从法国论坛听说Legris GG取消行程的消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能不急呢!

按演出顺序,第一个走台的节目是Sergei Lifar编舞的《白色组曲》(Suite en blanc),一个以前从未见过的节目。听法国论坛那边讲,POB已经有若干年没有演这个Lifar的经典节目了,咱们中国观众眼福不浅呢。走台合乐,演员不带装上场,但就这么草草一走,就瞧着这节目有意思了,舞步很特别。9月份是POB新一年演出季的开始,演员们刚休完暑假回来,似乎状态还有点在休假中呢。老Bart在台上踱着鸭子步,不停地叫演员们停下来,纠正队形和动作,合了两遍,才算勉强通过。台上降下帷幕,准备下一个节目《阿莱城姑娘》(l’Arlésienne)的布景。

这时候,我觉得身边过道上,有个人挎个特大的包像一阵风似地朝舞台走过去了,看身影似乎有点熟悉,但并没有太在意。过了一会儿,舞台口右边出现了一个人,套在宽松的黑色绒衣绒裤里,扶着墙面开始热身,拉伸、压跟腱,定睛一看,差点叫出声来,可不是Legris GG么!刚才从我身边过去的肯定是他了。这GG也真沉得住气,l’Arlésienne是他的看家节目之一,轮到他了,这会儿才露面。他在台口右边活动了一会儿,又走到台口左边的钢琴旁边压腿压肩膀。不象印象中生龙活虎的样子,Legris GG在热身时小心翼翼的,动作都很轻缓,看起来挺奇怪的。一会儿又见他招呼来小杜M,和她一起切磋《白色组曲》中双人舞的配合。从预先知道的CAST看,Legris GG并不跳《白色组曲》,是由小杜M和Karl Paqu ette(替代受伤了没有来的小Bart)跳里面的双人舞。刚才合乐时,小杜M和Karl Paquette有几个地方一直都配合不好,小杜M在扶着Paquette肩头做arabesque décalé这个动作时,还劈叉式地滑到地上去好几次呢。小杜M是Legris GG的晚辈老搭挡,看来他是在向她面授机宜了。

可巧中芭05年那年引进了Roland Petit“小老爷子”的三个节目,其中一个正好就是“小老爷子”的《阿莱城姑娘》。中芭在去美国巡演之前完成了那三个节目的合乐连排,那天我正好有事到中芭去,结果正好就撞上了他们的连排,这节目对我来说已经不陌生了。在看连排时,已经对这个节目感到相当的震撼,正期待着它的正式演出,更何况要看的,是迄今为止仍无人超越的Legris GG本人演呢!这个节目在POB,是他和Isabelle Guerin JJ 创演的。

 

Enya   11/25/2008  -  14:44:40

这次Legris GG是和Claire-Marie Osta一起跳《阿莱城姑娘》这个节目,我知道,这是以男演员为主的戏,从一开始,就拿望远镜锁定了Legris GG的一举一动,片刻不离。因是合乐,Legris GG并没有使劲跳,好多地方只是比划比划而已。这节目一开始,大师老Bart就不见了踪影,变成了Legris GG在台上一边跳一边指挥群舞,还一边指点Osta,俨然一副大师的样子。他不时地停下来,一会儿和Osta比划怎么配合双人舞,一会儿纠正群舞的队形动作、告诉他们如何踩音乐的点儿等等。最好笑的是,到了最后那段,宾客们都离开了,房间里(舞台上)只剩下男女主人公Frederi 和Vivette的戏,Osta走神儿和旁边的其他演员说笑,Legris GG半蹲在那里,撅着身体,伸长了脖子呶着嘴,直哼哼着要Osta过来kiss,逗得Osta笑着在肩头拍了他一巴掌。这原本在戏里令人心酸绝望的kiss的情景,让Legris GG这么一闹腾,实在可乐得很。即便节目像这样中途被屡屡打断,我还是看得掉了无数次的眼泪,没有办法。只要Legris GG的脚步一合上音乐进入剧情,他便把人带入了那个令人心碎的故事之中。。。

当Vivette发现Frederi 已经完全陷入疯狂的幻想之中,知道一切都没有救了,饮泣而退。舞台上摹仿梵高的画幕被撤走,留下黑洞洞的房间,窗户徐徐洞开,宛若地狱之门。就剩下Frederi自己了——

.......
“啊,这四周的黑暗
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我不要禁锢在这黑暗的牢笼里,
打开门啊,
不要逼我,
不要缚住我的手脚,
让我出去,
我的头都要裂开了,
让我出去啊!
阿莱城的姑娘,
等着我,
我要冲出这牢笼了
……”

Legris GG一个piqué arabesque,就要开始最后一段疯狂的独舞。

“啊——!”

突然听得一声大叫!可这叫喊声,决不是脑子里映出来的Frederi的潜台词,是活生生的一声呼叫啊,划破舞台上空直冲进我的耳膜,嗡嗡作响。我象弹簧一般毫无意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跟着也是一声大叫,旋即才意识到失礼,赶紧用手捂住了嘴,眼泪顺着面颊奔涌而下。我木然坐下,脑子里一片空白,眼前只见Legris GG跌到在地,抱着受伤的小腿躺在舞台上左右摇滚。很快舞台上上来几个人,把Legris GG抬了下去,舞台上一片混乱。

大幕拉下,准备第三个节目。

我木然地不知坐了多久,才慢慢开始觉得心里象被扎了一刀似的痛。大幕紧闭着,没有拉开的迹象,我再也坐不下去了,起身去了后台。谁也顾不上管我,问演员化妆间在哪里,有人告诉我从侧面楼梯上二楼。上了二楼,不知在哪里,楼上不见一个人。我顺着楼道往里走,终于出来一个人,一个略胖的混血黑人女士,大概是POB的随行工作人员。她问我上来做什么,我说找Manuel Legris,她说他受伤了,我说知道,刚才在下面看见了,想上来看看他怎么样了,找不到。她倒什么也不问了,告诉了我是哪个房间,并说门上有他和José Martinez的名字,他们俩共用一个化妆间。我按她的指点来到化妆间门口,门虚掩着,静悄悄的。我轻轻地敲了两下门,没有声音,又轻轻地敲了两下,然后轻轻地推开了门,走进去两步。

 

Enya    11/26/2008  -  21:27:50

Legris GG伸长了双腿坐在地上,随队医生正蹲在旁边给他推拿处理。见我进来,他们都抬起头来。队医直盯盯地看了我一眼,一言不发,随即又低下头去继续他的护理工作。Legris GG神情疲惫恍惚。就这么沉默了好一会儿,我蹲下去,轻轻地对Legris GG问道“您还好吧?”,随即觉得这话问得实在愚蠢,但那种情况下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Legris GG痛苦地摇摇头,摆摆手,轻轻地说“No, no”,然后就低下头去了。房间里又死一般地沉寂。我拼命地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实在忍不住了,连忙起身,轻轻退出门外,把门带上。在楼道里,等眼泪流够了,才慢慢地下了楼。

楼梯旁边有一个休息室,楼梯口斜对面就是后台出口的门,门开着,外面在下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在楼梯对面靠墙站着,把着休息室往后台去的通道,左边是通往外面的门。休息室里有五、六个女演员在那里抽烟,也都一言不发,看见我过去了,冲我点下头,谁都不说话。其中就有Gillot,她抽烟的样子可太有范儿了,半眯着眼睛,吐着烟圈儿,活脱脱是Odelle MM描述的跳Rubies之前抽根烟的那种神态,可是我那会儿一点儿欣赏的心情都没有。后面的节目是贝老爷子Maurice Béjart的《波莱罗》,知道是Gillot跳,见她还在这儿,舞台应该还没准备好,没开始呢。

我站在那里,一会儿看看门外雨滴在地面上溅起的水花,一会儿转过头来看看楼梯口,心里盼望着奇迹的出现:Legris GG安然无恙地出现在楼梯口,下来,重新回到舞台上。可是盼来盼去,最后盼来的,却是门外进来一个人,带着一副崭新的铝合金拐杖上楼去了。铝合金拐杖亮晶晶的银色金属光泽触目惊心,象匕首的寒光一样刺进心里,我觉得从头到脚都凉透了。

那边,Gillot抽完了烟往后台去了,时间差不多了。过一小会儿我也往后台走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到观众席坐到座位上去的。坐下的时候,《波莱罗》刚刚开始,舞台上漆黑一片,一个小小的追光打到舞台上,却什么也没有。只听见老Bart急得大叫“Les mains!”(“照她的手!”),北展剧场太大了,追光离得远,怎么也聚不到手上,直到晚上的彩排和后几天的演出,这节目一开始的追光都一直没有能够准确地追到手上,后来在上海大剧院,追光才给弄对了,此是后话。这个节目,眼睛虽然盯着舞台,却根本没有看进去。

走台结束后,我仍留在剧场里,等着晚上的彩排。大约六点左右,本坛其他几位粉丝也都陆续地赶来了剧场,我简单地告诉他们Legris GG已经受伤,可能这次看不成他的演出了。快到彩排开始的时候,我还是不死心,想上二楼再看看,某业余练家子MM要一起去。

我们一起上了楼,碰见一个男演员,问我们干什么,我们说找Manuel Legris,他也说他受伤了,他的演出都取消了,明天早上就回巴黎,然后走开了。我们在楼道的墙上看到了他们的时间表,一看,Legris GG的名字都被划掉了,换成了别人:北京这边《阿莱城姑娘》换成了Pech,上海的《吉赛尔》换成了 Hervé Moreau和小杜M跳。后来,José Martinez也受了伤,上海《吉赛尔》的演员整个大调换:小杜M和Pech,Letestu和Moreau。Pech在上海主跳了第一天晚上的两个节目,即《吉赛尔》和《阿莱城姑娘》,因此跳完后当场被任命为明星。完全可以说,是Legris GG的受伤成就了Pech的明星桂冠,这些都是后话了。

晚上回家后,我把消息发到了法国论坛上,开始他们不相信,并说Legris从来都轻伤不下火线,不会因为受点小伤就取消演出了,他经常是咬牙带伤演出的。但见我说得事态严重,POB内部消息也传回巴黎去了,才把这消息当真。有法国网友告诉说,Legris GG小腿上半年刚作过手术,可能是因为没有完全好利落,又伤着了。这时我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下午见Legris GG热身时那么小心翼翼了。后来得知,Legris GG自上舞台后,是芭蕾界唯一的连续21(or 22 ?)年中没有因为受伤而离开过舞台的明星演员,也算得上是奇迹了。但Legris GG在经历了这若许的舞台生涯之后,毕竟岁月无情啊。岁月无情地带走了舞台上辉煌的一代!

第二天,16号,首演,José Martinez因受伤缺席《白色组曲》里的“玛祖卡”变奏(由Moreau替代),之后的演出也都取消了,幸好看着了他15号的走台和彩排。17号,演出第二天,Letestu因伤缺席《白色组曲》里的“香烟”变奏(由Cozette替代),此后北京的演出都取消,但还是坚持出演了上海的后两场《吉赛尔》。

16号首演结束后,某网友说他从法国大使馆一美女朋友手里得到一份请柬,参加大使为演员们举行的庆祝酒会,相邀同去。本犹豫,某网友说美女朋友说了Legris GG也会出席的,虽然已经知道Legris GG出现的几率很小,他已经在早上飞回国了,但心里还是残存一丝希望,最终去了。但Legris GG,倒底没有出现。直到05年底,去巴黎,专门看了他的两场老努版“弗洛伊德”式的《天鹅湖》,这才心里踏实了。再后来不久,倒底把Legris GG和Isabelle Guerin JJ跳的《阿莱城姑娘》录像给弄到了手,转刻到了碟上。

 

Enya       12/01/2008  -  16:05:33

呵呵,Le粉大有人在嘛!俺就只恨晚生了那么些年,错过了这些GGJJ们的黄金时代,不像7J时运那么好能赶上。看现场的时光都错过了,幸好如今科技发达,有影像制品可以弥补一点点,虽如杯水车薪,倒底了胜于无,而且影像制品的好处就是可以反复看,什么时候想看都行,想看哪段儿看哪段儿。

回忆起来,看Legris GG的第一部戏,是与Monique Loudieres JJ一起跳的老努版《罗密欧与朱丽叶》DVD,叹为观止,从此开始搜罗Legris GG的碟,一发不可收拾,就算掘地三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Legris GG的碟弄到手。迄今为止,所知道的Legris GG的公开出版发行的影像制品(主要是DVD)有如下十几个:

- Proust ou les Intermittences du Coeur (Roland Petit), 2007
- Notre-Dame de Paris (Roland Petit), 1996
- L’Alesienne (Roland Petit), 1997 (VHS)
- Romeo and Juliet (Nureyev), 1995
- Sleeping Beauty (Nureyev), 2001
- Don Quixote (Nureyev), 2002
- Sylvia (John Neumeier), 2005
- NYCB Celebrates Balanchine Part One : Square Dance, 1993
- POB’s Seven Ballets: Grand Pas Classique, 1985
- Paris Dances Diaghilev: Le Spectre de la Rose(Fokine), 1991 (VHS)
- Vienne New Year’s Concert : Angel (Renato Zanella), 1991
- Documentary :Dancer’s dream Raymonda, 1999
- Documentary:Dancer’s dream Sleeping Beauty, 1999
- Documentary:Dancer’s dream Romeo and Juliet, 1999
- Documentary:Etoiles pour l’Exemple no.4: Comme Les Oiseaux, 2001
- Documentary:Etoiles pour l’Exemple no.2 : Yvette Chauvire, 1987
- Documentary:Etoiles - Dancers of the Paris Opera Ballet, 2000
- Documentary:Les enfants de la Danse,大约90年代初

其中L’Alesienne、Le Spectre de la Rose是录像带,还没出DVD发行。以上这些影像制品,俺只有Le Spectre de la Rose和1991年的Vienne New Year’s Concert 还没弄到手,Le Spectre de la Rose在YOUTUBE上却已经看全了。就算如此,这些可能还不及Legris GG演绎过的作品的零头啊,还有那么多的作品,都没有看到,也无法看到了。。。

各位Le粉们有机会不妨去找找这些碟片。若有网友知道Legris GG还有其它的DVD,望告知,谢先啦!

 

Enya    12/01/2008  -  17:50:15

有人说Nijinsky是天使,有人说 Nureyev 是天使,还有人说Jorge Donn是天使,这些天使早都绝尘而去了。我却不愿意把Legris GG比作天使,这种说法似乎不吉利。看了Legris GG的Le Spectre de la Rose后,感叹啊,所谓精灵当如是!记得前不久KIROV去米国巡演,俺们还在这里讨论看谁的《玫瑰精灵》好呢。如今那几大妖精,Malakhov、Ruzimatov和小 Igor跳的Le Spectre de la Rose的DVD早已在手,独缺Legris GG的。网上看了Legris GG的演绎后,无疑Legris GG遥居几大妖精之首。虽然没有机会看当年Nijinsky是如何神奇地演绎这个舞蹈的,历史还是为我们留下了不少珍贵的剧照。Legris GG当然不可能以Nijinsky那个时代的技术去跳舞,但他的神态、韵味以及众多舞蹈动作的静态造型,活脱脱Nijinsky再世,而他的舞蹈技术之精妙绝伦,用现在的眼光看,已经本质性地远远超越了Nijinsky的时代。我无法形容,只好以Théophile Gautier的小诗Le Spectre de la Rose来表达,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Gautier何许人也?法国19世纪浪漫主义学派作家、诗人,著名文艺评论家,在法国芭蕾发展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吉赛尔》和不少芭蕾作品的构思者,法国浪漫主义芭蕾顶峰时期及衰退时期(19世纪中期)芭蕾明星们客厅里的座上宾,连历史上浪漫主义芭蕾的决定性人物、POB赫赫有名的明星,如《仙女》(1832年)的创演者Marie Taglioni、《吉普赛女郎》(1839年)和《塔兰泰拉舞》(1839年)的创演者Fanny Elssler、《吉赛尔》(1841年)和Paquita(1846年)的创演者Carlotta Grisi、《海盗》(1856年,Joseph Mazilier编舞)的创演者Carolina Rosati、《蝴蝶》(1860年)的创演者Emma Livry等等都要向他大献殷勤。他撰写的众多芭蕾评论,成为现在研究浪漫主义芭蕾的重要历史资料。他写的一首小诗Le Spectre de la Rose ,便是日后1911年Fokine特为Nijingsky所编之舞的灵感源泉,也就是俺们今天所看到的几大妖精们所演绎的这个《玫瑰精灵》精彩小品。

俺在网上找到这首小诗,无法确定是否完整,一时再也找不到更多的了。寥寥数语,实在太美,只有泡在巴黎那灯红酒绿不知愁为何物的温柔乡里的人才写得出来,堪与咱们宋朝秦柳之词媲美。这诗要是当年让鲁迅先生给看见了,定会被骂得狗血喷头,但是,那又有什么要紧呢?。

Le Spectre de la Rose
-- Théophile Gautier

Soulève ta paupière close,
Qu’effleure un songe virginal !
… Je suis le spectre d’une rose,
Que tu portais hier au bal.

Tu me pris encore emperlée…
Des pleurs d’argent de l’arrosoir,
Et, parmi la fe^te étoilée,
Tu me promenais tout le soir.

O toi qui de ma mort fus cause,…
Sans que tu puisses le chasser,
Toutes les nuits mon spectre rose…
A ton chevet viendra danser.

Mais ne crains rien,… Je ne réclame…
Ni messe ni De Profondis.
Ce léger parfum est mon âme,
… Et j’arrive du paradis.

Mon destin fut digne d’envie,
Et pour avoir un sort si beau
Plus d’un aurait donné sa vie ;
Car sur son sein j’ai mon tombeau,
Et sur l’albâtre où je repose ;
Un poète avec un baisser
Ecrivit :
" Ci-gi^t une rose,
Que tous les rois vont jalouser. "

 

 Copy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 Enya的芭蕾世界 http://enyaballet.blog.163.com/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帖

  评论这张
 
阅读(169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