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ya的芭蕾世界

Je danse donc je suis. - 我舞故我在。

 
 
 

日志

 
 
关于我

Je danse donc je suis -- Je ne sais pas ce qu’est Dieu. Je pourrais vous dire ce qu’il n’est pas. Ce qui n’implique pas que je sache ce qu’il est. Or, la danse, je sais... Tout... Dans la danse, je suis là, je sais, et tout est là comme il est.

网易考拉推荐

国家大剧院08年底的第二届国际明星GALA(存档贴)  

2009-12-13 12:29:20|  分类: 演出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opy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 Enya的芭蕾世界 http://enyaballet.blog.163.com/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帖

 

Enya  11/17/2008  -  14:12:59

借用某资深业余练家子MM说的一句话,来表达对这次所谓的国际明星们的表现:NND,真咽不下这口气!!!(不好意思,说了句粗话,真真是咽不下这口气呢。)

早看LAKE放出CASTS来的时候,就已经感到不妙了,但心里惦记着柏林和米哈伊洛夫斯基这两对儿,倒底还是看了两场,还牺牲了一堂芭蕾课,越看越觉得窝心......

那KIROV就存心的,根本就没把咱中国观众当回事儿,这好几年了,就没见他们诚心诚意地派来过令人满意的演员来(年初整团来巡演,几个非主要演员的女演员还挺好)。KIROV如今没几个拿得出手的男主演,本就没太大奢望,但女演员,那还是世界顶尖一流啊,从Second Soloist 往上数到First Soloist 再到Principal,好的女演员多得是,十几个随便都能数出来的,比POB的女演员可强多了。再糊弄,也没想他们能糊弄到如此“令人发指”的地步,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他们什么才好。老这么糊弄,该晾晾他们了,下次不请他们。就算请,也要点名要人,不是点名的演员就不让来。


恩姐是说圈儿姐脚背前面永远是个“猪鼻子”,这是俺们常用来形容脚尖没绷到头、脚尖鞋头与脚背弧线分家的情况。圈儿姐来中国次数最多了,不到一年时间里都来三次了,其中GALA就来了两次。俺也觉得她确实没什么特别之处,舞跳得就两字:“鲁莽”。不和别的团演员比,就他们RB内部来看,论形象条件,她比Marianela Nunez和Zenaida Yanowsky可差远了,要放眼全世界,那可更没法儿比了;论态度,Marianela Nunez也不比她差;论技术全面精到细致优美,Marianela Nunez、Alina Cojocaru甚至年长的Leanne Benjamin JJ都比她强很多;论表现力,前面这三个也比她会演戏还自然;就说她爱炫耀的转功站功吧,Marianela Nunez和Alina Cojocaru也不比她差啊,Marianela Nunez也转三、四圈的挺稳当,Alina Cojocaru还一边转圈儿一边耍扇子呢,这绝活儿从没见过别人玩儿过。再说那站功,已经是奶奶辈儿的阿隆索,半个世纪以前当她还年轻的时候,站功比这还好时间还长,站上去纹丝不动,ATTITUDE的规格可一点不减(有纪录片为证),不象圈儿姐以牺牲ATTITUDE的质量来保持平衡,膝盖小腿全耷拉下来了还不停地摇晃。就说转圈儿吧,阿隆索奶奶调教出来的女演员,人家Pirouette、Fouette、Attitude转上来就是三四圈儿,还带五六圈儿的,又稳又快又轻松,男演员转七八圈是家常便饭,找古巴国家芭蕾舞团新近出的DQ DVD看就知道了。ABT的Gillian Murphy转功也不在圈儿姐之下,俄罗斯有几个小团的当家花旦,别的不好说,转圈儿的本事着实不错。所以这圈儿活儿,也实在不稀奇呀,再说咱看演出,并不只为看转圈儿呀。就拿某芭蕾老师的话来说:她(圈儿姐)哪是跳《艾斯米拉达》,就还是跳DQ,只不过把音乐换了而已。

RB的男演员呢,唉,咱们原谅他,没去查他的“户口”,看上去感觉他应该象是和BOCA一辈儿的演员了,该退了。RB好的男演员也有好几个呢,但和圈儿姐不太好配,比如和上次和她跳MANON的意大利小哥Federico Bonelli就显得单薄。或者请David Makhateli或 Edward Watson和其他的女演员啊。实在不行,来段炫技的SOLO也行啊,Ludovic Ondiviela、 Sergei Polunin的SOLO都能跳出花来。

POB和KIROV正好相反,如今女明星演员青黄不接,男演员可是世界顶尖一流,从群舞到Sujet到Premier到 Etoile,拿得出手的男演员多的是,就算POB把小Ganio看得紧不轻易放出来,请Emmanuel Thibault 和Myrian Ould-Braham MM也好啊,他们是经常被欧美邀请参加GALA的一对黄金搭挡。PECH自从当明星后,功夫退得厉害,还不好好跳,上次在巴黎看他跳William Forsythe的节目就已经很不令人满意了,这回看他的表现,虽然还算认真,但一个字:“僵”。OSTA脚下还算干净,但总体感觉离Etoile就差多了。。。两天都只看了他们的Sonatine,实在坚持不下去到第三天还去看,不知最后一天有没有跳《白色组曲》里的PDD,但想来断不会比05年POB在北京跳的完整的《白色组曲》强。

YR没看着第一天柏林那对儿的《天方夜谭》,其实那女演员的上身表现力挺好的,开始一出来下的一个大腰简直可以和KIROV的MM们媲美呢。只是这回这两节目《天方夜谭》和《海盗》都是KIROV的节目,西欧的那些芭蕾舞团基本上是不怎么跳的。Dmitry Semionov以前不是KIROV的演员、后来去的柏林么,看上去倒象是Beatrice Knop迁就Semionov,跳了她不熟悉的节目。俺倒觉得这两演员范儿挺正的,动作也很漂亮,但他们跳这两节目太斯文了,一点都不妖、不野,Semionov跟《列宁格勒交响曲》里的革命英雄似的,他该拿出他跳魔王的劲儿来才好,女演员转圈的能力差点,也跟不常跳这种节目有关。另外就是她在《天方夜谭》中不太会扭胯转腰,这阿拉伯风格的舞不是要像蛇一样的一曲三道弯妖冶扭转么,味道确实比Zahkarova差得多。还有那海盗PDD,看了那么多俄罗斯牛人的表演后,再看他们的,显然就有班门弄斧的感觉了。俺觉得是他们的节目没选好,不太适合他们。去年柏林那对儿的节目就挺好,现代舞特别有感觉,巴黎火焰也跳出彩了。

俺看节目单也取笑“收音机”,以为弄错了呢,看了节目才知自己弄错了。不过这节目以前应该在什么地方见过,一下子想不起来。整个上半场的节目,这个最值得一看,可惜太短了!爱神PDD也显得太短,怎么这回好看的节目都嫌太短,而跳得难看的节目(魔符)却长得没完没了?实际上Matviennko两口子的能耐这次还没全展示出来呢,Denis经常跳得发疯,跳过了头收不住,挺好玩的,虽然艺术修为上不那么讲究,和Ruzimatov 和Malakhov年轻时候比还逊色点,但上GALA还是相当可观的。

第一晚演出看完后,俺说了句:哦哟,今天就只看见中芭了。可不是嘛,这帮老外,老来糊弄事儿。奥运会期间就来了个俄罗斯走穴团,那天下午去看了他们彩排,什么呀,没看完,晚上要上课就先走了,第二天去斗牛,定了个标准,超过100不值得看,不如去喝茶呢,结果那时候游人多看热闹的多,牛票还真挺紧缺,俺也就坚持原则不看喝茶去了。。。

这国际明星GALA的事儿还真的要注意呢,人家有的团态度好,真心实意派了好演员来,同台一看,其他团来的都是什么人呐,瞎糊弄,国外的演员人家心里明镜儿是的,谁是谁都知道得清楚着呢,不象咱主办方邀请方的人那么糊涂。人家好演员在台上心里也不是滋味啊,合着就这规格水平,人家也觉得掉价儿呀,下一次,好演员不来了,人家嫌寒碜,慢慢大家效仿,这就不成恶性循环了么!说一千道一万,咱们抱怨了半天别人糊弄事儿,关键还得咱自己明白,谁是真明星谁是假明星,该请谁不该请谁,要把好关才行啊!不是好演员就别来,咱不是玩儿得也挺好的么。象奥运期间那种草台走穴团,就根本不要让他们进大剧院,坏了大剧院的名声,让他们去北展保利玩玩就行了。

。。。。。。

呵呵,俺也不太喜欢贝多芬,偏爱俄罗斯音乐家..............

 

Enya   11/17/2008  -  23:01:12

哦哟,要这样的话,国大岂不是要自己砸自己的招牌,那咱们这些看客岂不是惨了。

差别还真是有的,这一年在大戏园子里的戏看下来,果然若是国大主办的话,连节目册做得都比中芭差远了,还死贵。国大的节目册,不少时候没把外方提供的原文说明印出来,翻译中错误百出,有时侯错得没边儿没谱儿的,还擅自修改人家演员信息,或者隐瞒不说,想瞒天过海,以为咱们那么好蒙呢,殊不知演员们的来路咱也都明镜儿似的。比方说吧,他们写演员介绍时的一大恶习,就是看演员提供的原文介绍中如果级别不够,翻译过来的文字就稀里马虎地拿得过某某奖来搪塞,或者模糊演员的级别,擅自把演员的级别提高一、二,好让人看着好看,什么作风啊!国外的演员在国际大赛中拿奖普遍得很,家常便饭,拿了奖才有站稳演员脚跟的资本,并非马上就成了团里的角儿了。就像Bolshoi的Maria Alexandrova,那年在莫斯科大赛上拿了金奖(和张剑MM同获金奖),当时记者采访她,问获奖后团里有什么反应,她回答说(大概意思),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太正常了,团里拿奖的演员太多了,剧团的走廊里挂满了那些芭蕾泰斗前辈们的照片,在他们面前时时都觉得需要仰视,拿了奖只说明自己获得了作为演员的资格。那些个走穴惯了的俄罗斯演员,也往往拿奖来作招牌,其实呢,是不是真明星完全是两码事儿。

咱看演出,有时还真不能让名头给唬住了,这庙大呢,里面有小和尚,也有假和尚;这庙小呢,一两个大和尚还是有的,否则小庙就生存不下去了。外来和尚到咱这儿来念经了,可得心里有数,碰上个生的,现在网上什么查不到呀,看看外界的评论反应也能知道个大概。咱这主办单位,怎么就随随便便让人忽悠了呢。

南美演员确实不可小瞧了。RB的男女主要演员和干部苗子中不少是南美的,ABT、NYCB就更不用说了。欧洲的好多团里,比如前不久看的NDT1,里面也有不少南美演员。俺倒觉得有时看有些有特色的严谨认真的二流团,反而比看随便糊弄的一流团好。上海这回搞得不算差啊,连Hydee都给请来上大师课了,前两天FREE同学还给了个博客连接呢,上面有照片。至少他们在GALA开始前几天就认真地集体练功上大师课了,不象北京这边,临到前两天了,某老师还说起没见着他们外籍演员的影子呢。 国家大剧院08年底的国际明星GALA(存档贴) - Enya - Enya 的芭蕾世界

Enya  11/19/2008  -  14:46:07

话说KIROV,先插播一条已经是旧闻的新闻哈,刚离任不久的前KIROV芭蕾舞团团长Makhar Vaziev,将于明年1月起担任LA SCALA芭蕾舞团团长。见:

http://www.affaritaliani.it/milano/milanodirettorescalaMI041108.html

魔符这节目,似乎以前在哪里见过,开场和CODA的VALSE音乐听着怪耳熟,男演员那弯弯腿的大跳看着也有点印象,回家搜索家里的碟,可不是么!NINA DJ 日本走穴的GALA专辑之二里就有,93年的录像,是由KIROV以前巨牛的Tatyana Terekhova DJ 和 Yury Posokhov两人跳的,还是PETIPA的作品呢,放来重看了一遍,挺好看的呀。这回来大剧院的KIROV这俩人,敢情把这节目全跳变味儿了,远远不如15年前他们的老前辈跳呢,什么呀!看来这节目好看不好看,全在于是谁跳了。再好的节目,落到糊弄事儿的人手里也没法儿看了。

关于圈儿姐,还忘了说呢,她把《艾斯米拉达》CODA中四个拿着铃鼓连续做的renversé都给省了,年初启敏MM这一串动作翻得多漂亮啊。还有踢腿脚尖击鼓,圈儿姐做不到同步,腿不够长,够不着手里高高举起的铃鼓啊,就先把腿踢起来,再用手中的铃鼓去敲击脚尖。有别的演员直接就拿脚尖去踢铃鼓了,像启敏MM,还有姚伟,踢得多漂亮啊。呵呵,那天晚上说起来这事儿,LAKE还说要是换张剑MM的话也不成,腿太长了,铃鼓反而够不着脚尖了,有机会的话倒真想验证一下呢;)圈儿姐作二位échappé有个来回晃腰的小范儿,看着挺有趣,却暴露了她的另一大弱点:两腿开度不好,二位échappé的幅度推得很小,比一位大不了多少,瞧当年姚伟顶出来的那二位échappé多开幅度多大多漂亮啊,只需小小地往一旁扭扭腰送送胯,就足够迷人韵味十足了。说实在话,看了圈儿姐这么些个演出,脑子里除了她能转圈儿,还真没有什么令人特好印象的地方。去年最初看她现场演出,一开始还真没看出有什么好来,身材比例不好,看上去比较壮,arabesque线条不好,胸腰大腰不好,抬腿踢腿为求高度出胯出得厉害,脚下动作极其粗糙,到最后转圈儿了,才发现,嗬,还真能转,有点明星样子了。但后来看多了,就腻味了,不能什么节目都跳成一个味道啊,就连她那个《白雪公主》,也是除了转还是转,到后来和DQ还是一个味道。她在北京跳的MANON咱也看了,实在是比不上头一天的Leanne Benjamin JJ。这MANON在编排上没有她可以炫技的地方,为了与人不同,虽说她自己有自己的一套道理,那也口头上的,表演中实在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独到之处,那种自恋表现,看了反而让人觉得Manon最终的死去是活该自找的,没什么可取感人之处,或许这就是她的表演意图吧。幸亏没选她的睡美人看。说她跳舞“鲁莽”已经是很温柔的说法了,俺家DANSE杂志今年4月那期上,评论她在伦敦演MacMillan 的《春之祭》时这样说道:“艺术家Tamara Rojo, 其舞步的衔接极度散乱粗俗令人失望”(“Tamara Rojo, L’artiste nous a décu par trop de relaché et de vulgarité dans les liaisons de pas ”)。

咱中国有句俗话,叫“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引用到芭蕾上,“行家一伸脚,便知有没有”(可惜不太押韵哈)。这跳舞不是靠气势唬人,也不是靠以貌唬人,何况个人以为圈儿姐的貌还真唬不了人呢,呵呵,每个人的审美观真的大不一样哈。咱回来说正题,这脚尖上的精细功夫有了,她/他的其它功夫就错不了。比方说吧,最早看Isabelle Guerin JJ 的《舞姬》,Nikiya出场的时候只不过几个舞台步而已,这姐姐人还没出来呢,只见一只柔若无骨的脚绷着漂亮的弧线,悄无声息地贴着地面滑了出来,一步又一步,演员被这一双神奇的脚引领出来,俺被这双梦幻般的脚迷得都透不过气儿来了,心想,等这双脚舞起来的时候,该是何等的光景啊,果然,这JJ的Nikiya跳得令人如痴如醉,而这JJ呢,也不光是脚,那腿上、胳膊、腰上的功夫和出神入化的表演,让人不得不叹服啊!许多女演员都有这能耐,还没开跳呢,一伸脚,就会让你觉得这是个大牌明星错不了。不像圈儿姐,得等到后边她转圈儿了,才开始发现,哟,原来还挺象个明星的哈。这差距,大了去了。RB一向以脚下功夫精细著称,像圈儿姐脚下这么糙的还真少见,不过她不是RB培养出来的,外来和尚不是么。

光顾着抱怨外来兵团,忘说咱中芭了。最值得表扬的是李俊在拉三里的表现,可给累惨了,没干别的,jété par terre绕着舞台转了三圈,还重复了一次,没见这么编舞往死里跳的,就算Petipa当年那么疯狂老编出什么32个Fouetté、32个 a la seconde en tournant、32个entrechat six这类的动作来,也不至于这么绕台转呐,这回李俊成中芭第一劳模了。这编舞Uwe Scholz虽说有名,但在John Cranko的弟子中算最不济的一个。要说John Cranko,还真是个神奇人物,芭蕾界里难见的大伯乐,他发现和调教出来的另外三个弟子:William Forsythe, John Neumeier和 Jiri Kylian,都是当今世界上响当当的大牌编舞啊,这三人的作品又都是俺喜欢至极的。中芭去年跳过William Forsythe的In the Middle的选段了,可William Forsythe本人却没亲自来中芭指导排练,中芭将来可考虑把这三位编舞给依次请来,排已经有过的作品也好,为中芭重新编新作品也好,定能为中芭在世界上提高知名度作出贡献。

中芭现在走出去得多了,别老挂灯笼呀,在国外咱也来点三合一的节目,充分展示一下中芭的实力和优势,比方说,来个主题为“现代.古典.中国”的三合一:“拉三(或小夜曲)+ 吉赛尔第二幕 + 黄河”,或者“In the Middle(或四种气质)+ 天鹅湖大二幕(或舞姬第三幕)+ 红色娘子军军民大联欢”,肯定能把老外们给震了。

Enya   11/21/2008  -  11:03:20

热烈欢迎专业同学(或前辈?)leipzigballet加入我们的讨论,这里有很久都听不见专业同学的声音了。

不过leipzigballet同学可能误会了,俺可没有要贬低Uwe Scholz的意思,对于任何专业舞蹈人士,编舞也好,舞者也好,俺都怀有由衷的尊重和敬意。别看咱们看完演出后贫嘴得厉害了一点,私下里上课的时候还经常说呢,专业的再不好,也比业余中练得最好的强不知多少,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比法。说实话,Uwe Scholz的作品,确实看得不多,咱们在国内,实在没有太多的机会看国外都在跳什么,偶尔有机会去国外,看的数量也有限。也是因为中芭近两年排了几个Uwe Scholz的作品,才开始关注起来,再看些他的作品的零星的录像。同样,William Forsythe, John Neumeier和 Jiri Kylian的作品虽说看得多些,也数量有限。对他们的印象,也是从所观看的作品中相对来说的,而的确比较起来,更偏爱William Forsythe, John Neumeier和 Jiri Kylian的作品及其风格,而Uwe Scholz居其次,但通篇俺可没说Uwe Scholz的作品就不好看了,不是还提议拉三作为“三合一”之一么。也许是措词的问题吧,比方说现在讲经济问题都不说经济衰退了而说经济负增长,而俺可能应该说对Uwe Scholz的作品更负偏爱一点。挺赞同leipzigballet同学的观点,有机会还要多看些Uwe Scholz的作品,将来也许会改变看法也未可知的。

我也很理解leipzigballet同学跳过很多Uwe Scholz的作品而产生的偏爱的感受。对于一个作品的看法,舞者和观众的视角和感受往往大不相同,一个由内而外用肢体去表达,一个通过视觉听觉(有音乐不是)由外而内去感受。现代舞作品、现代芭蕾和纯古典芭蕾,从俺这外行来看,他们的表达方式和所要传递的内涵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无法直接去横向比较,所以喜欢程度,从观众眼里看,也是无法简单地去做横向比较的。

个人观点哈。

希望leipzigballet同学多来这里交流~~~,这是俺们最希望听到的专业声音。

Enya   11/22/2008  -  23:00:22

莱比锡芭蕾舞团,这倒突然提醒了俺。Uwe Scholz的作品还真不止看了中芭跳的“贝七”和“拉三”这两个呢。俺家有张DVD,是Leipzig Ballet演出的Uwe Scholz的舞蹈作品专辑,其中包括莫扎特的The Great Mass in C minor, Adagio and Fugue in C minor, Ave verum corpus; Gyorgy Kurtag的 Jetekok选段;Thomas Jahn 的Orte und Zeiten-tempi e luoghi选段; Arvo Part的 Credo, Gregorian Chants等。不知是不太喜欢编舞的风格,还是演员的表现没有吸引住俺,还是俺眼拙,总之就是没有耐心坐下来把这张碟从头至尾仔仔细细地看完过(俺家几百张芭蕾的碟,没耐心看下去的情况真不多),多半儿当了背景音乐,一边听一边干别的事去了,听到换音乐的时候又过去看两眼,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看,就没有上心,没记住多少,但总归有那么个印象,所以一提醒还是从记忆深处给引出来了。不知道这些节目在剧场里看现场,会不会有不同的效果,但想来能看现场的机会少极。改天得空闲了,倒要坐下来好好地看完,看看是不是会改变看法哈。

从碟中看,演员中有好几个亚洲演员,莫非leipzigballet同学便是其中的某一位,胡乱猜测的说。

俺倒有个体会,喜不喜欢看一个编舞的作品,有时是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编舞的风格蕴涵于作品之中,一见之下,有种说不出来的东西吸引着人,让人着魔,当然啦,这得通过合适的演员的演绎,充分表现出编舞者的意图才能有这效果。这种作品与观众之间的交流,是一种奇妙的说不清楚的感受,它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只在最初的几个瞬间,一切就已经确定无疑了。很少有看某个人的作品,开始不太喜欢,看多了才喜欢的情况。倒是开始喜欢某人的作品,看得多了以后,反而有些东西不喜欢了。

听leipzigballet同学谈及对Uwe Scholz的作品的喜欢程度超越了任何一个纯古典芭蕾舞剧,莫非leipzigballet同学已经跳遍了任何的纯古典芭蕾剧目?俺们见识比较短,好奇地问哈。

个人看法而已哈。

Enya   11/24/2008  -  23:42:12

对了,又想起来几个看过的Uwe Scholz的作品:巴赫的Jauchzet Gott in allen Landen;莫扎特的 Piano Concerto K.271 “Jeunehomme”: Andantino;Anton Bruckner 的Symphony No.8 Adagio 选段,在“Great Dancers of our Time“ 那张DVD里(都是在德国跳舞的来自不同国家的演员),第三部分,是莱比锡芭蕾舞团的一对儿演员跳的。女演员是一个日本演员,Kiyoko Kimura,和Christophe Bohm跳,这对儿演员要说是”Great dancers of our time”,实在有点太托大了——也是没有耐心仔细看完,可惜了,这三个节目也没有留下深刻印象。假若换一对演员跳的话,也许就好好看下去了。买这张碟,主要因为里面有Malakhov 和Diana Vishneva的节目。

更可惜的是,Uwe Scholz先生已经在04年11月去世,俺糊涂得连这都给忘记了,实在不应该。看过这么些他的作品,都忘记了,更不应该。。。 国家大剧院08年底的国际明星GALA(存档贴) - Enya - Enya 的芭蕾世界

 

Copy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 Enya的芭蕾世界 http://enyaballet.blog.163.com/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帖

  评论这张
 
阅读(11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