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ya的芭蕾世界

Je danse donc je suis. - 我舞故我在。

 
 
 

日志

 
 
关于我

Je danse donc je suis -- Je ne sais pas ce qu’est Dieu. Je pourrais vous dire ce qu’il n’est pas. Ce qui n’implique pas que je sache ce qu’il est. Or, la danse, je sais... Tout... Dans la danse, je suis là, je sais, et tout est là comme il est.

网易考拉推荐

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的GALA(10月13日)  

2009-11-02 16:34:12|  分类: 演出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另外一只靴子,被耽误了点时间,现在脱下来了。这只靴子也扔到了Dansomanie中文版芭蕾舞迷论坛:

http://www.dansomanie.org/phpbb3zh/viewforum.php?f=3

 

Copy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 Enya的芭蕾世界 http://enyaballet.blog.163.com/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帖

 

斯图加特芭蕾舞团在北京国家大剧院的第二套节目是一台现代芭蕾GALA,由若干小节目组成。GALA中有三个Cranko在六、七十年代创作的小节目,Brouillards、Jeu de cartes和Legende,这些节目在斯图加特芭蕾舞团已经有三、四十年都没有演过了。2007年底,为纪念J. Cranko诞辰80周年,斯图加特芭蕾舞团复排了这些小节目,我们才得以搭便车,于两年之后在北京看到这些不常见的节目。GALA中还有一些年轻编舞们的作品。

对Cranko舞蹈风格的了解,主要是基于他的代表作三部曲《罗密欧与朱丽叶》、《奥涅金》和《驯悍记》,以及他的几个著名编舞弟子Jiri Kylian、John Neumeier、 William Forsythe、 Uwe Schultz等人的作品。由于Cranko三部曲的印象,一直都很好奇,Cranko的几个弟子何以风格如此地不同?既不同于Cranko,他们自己之间也风格迥异、各具特色。看了这场GALA里Cranko的几个小节目后,也就不难理解他何以会有徒若此了。

Brouillards / 雾

这是Cranko在1970年根据德彪西(Debussy)的音乐而创作的。Cranko选用了Debussy的十首钢琴前奏曲,其中一首钢琴独奏作为开场的序曲,其余九首则按命名分别编成了十段舞蹈,第一段与第十段音乐和舞蹈完全重复,采用的是前奏曲Brouillards,这个舞蹈作品也因之而命名为Brouillards。

Debussy的音乐作品有不少被现代芭蕾小品所采用,他的有些音乐,总让人联想起一幅画,忘了是在哪儿见到的(大约是巴黎的奥赛宫博物馆)、谁的作品了——铅灰色的天空云层和铅灰色的大海浑然一体,分不清哪儿是天哪儿是海,沉沉的一片,如同暴风雨来临前,寂静中酝酿着的鼓胀的躁动,天边铅灰色的云层被撕开一小条缝隙,透进些许亮光。Jiri Kylian根据Debussy的Nuages(云)为POB前明星Monique Loudieres和Manuel Legris编的双人舞,宛若这幅画面的再现。Roland Petit在其作品Proust里,也用了Debussy的La mer、Syrinx pour flute seule、 Danses pour harpe et ochestra。无独有偶的是,Nacho Duato在为NDT创作的节目Duende里,也同样采用了Debussy的Syrinx和Danses pour harpe et ochestra。更早的如Nijinski,其作品《牧神午后》也用了Debussy的音乐…… 这些作品中,Debussy的音乐多多少少都给人一种灰色调的印象。

而Cranko在Brouillards中所采用的这十段Debussy的音乐相对来说要阳光得多,灰色被更多丰富的色调所取代,既有淡淡的忧郁压抑,也有百老汇式的诙谐跳脱。

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的现场钢琴伴奏。“序曲”之后,第一段Brouillards由24个男女演员集体出演,男女演员相间,手牵手从台口自右向左鱼贯而出,女演员一律白色吊带紧身练功服,男演员白色紧身圆领衫及紧身裤袜。女演员在两侧男演员的牵动下慢慢地缩身空翻,像清晨草叶上滚动的露珠。白色的身影渐渐行进至舞台中央,如螺旋般盘绕成圆形匍匐于地,似云雾聚合。仿佛一阵风吹来,白色的身影从地面升起,一个接一个向舞台的八方依次平转着散开,悄然隐没在侧幕里,又恍若风吹雾散。如置身于梦中,只留下尚未苏醒的女演员在舞台中央,过渡到第二段“维诺之门”(La Puerto del vino),三个男演员回到舞台找寻失落的女演员,一段比较轻松愉快的四人舞,见Evan Mckie如昙花一现于这段舞中。第三段双人舞Voile(帆),意外地发现预告中的演员Filip Barankiewicz被换成了William Moore与Laura O Malley搭档,小William在《驯悍记》中演Lucentio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因而很高兴能再度看到他在Voile里的精致表现,这段漂亮舒缓的双人舞正适合他呢。第四段General Lavine eccentric(拉文将军),滑稽可乐的男子三人舞,貌似三个丑角演员上阵,活泼开心。第五段Bruyeres(欧石楠),Alexander Zaitsev的独舞,抒情迷人,全然不见他在《驯悍记》中Gremio的滑稽踪影。欧石楠隐去,化作善舞的仙女(Les Fees sont d’exquises danseuses,第六段)女子双人舞,漂亮。仙女洒下枯萎的落叶(Feuilles Mortes,第七段)—— Alicia Amatriain和Douglas Lee的双人舞,缠绵抒情,如秋风里落叶的盘旋、缠绕。然后后风格乍换,是Jason Reilly领舞和六个男群舞的Hommage a S.Pickwick Esq.(第八段),一如百老汇的爵士风格,诙谐幽默,轻松潇洒,倒像是为Jason量身定做。第九段Des pas sur la neige(雪地足迹),Sue Jin Kang、Marijn Rademaker和Jiri Jelinek的三人舞,纷繁的感情纠葛,多情而伤感,前尘往事,真的能如踏雪无痕么?雪有多深,留下的足迹也有多深,但很快会被新雪淹没……Sue Jin Kang一改《驯悍记》中的凶悍泼辣,变得静谧而多情;Marijn一如他的文静优雅,陪伴在Kang的身边;Jelinek带着期盼追随Kang左右,然终究怅然地默默离去,沉静细腻的脚下步伐和沉浸于音乐中的肢体述说着无言的感伤…… Brouillards又回归舞台,云雾再现聚散,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就如这轻飘的雾,被风一吹,便四下里散了,像一场梦……

好看的节目总嫌太短……真庆幸能看到Cranko的纯粹舞蹈小品,没有太多机会看到的。

Jeu de Cartes / 纸牌游戏

Cranko根据Stravinsky的音乐编舞的Jeu de Cartes于1965年1月22日在斯图加特芭蕾舞团首演,此剧一直到70年代末还活跃在舞台上,但从那以后30多年的时间里几乎被忘却了。

Stravinsky的音乐听得不多,印象中他的音乐总是和嘈杂刺耳躁动不安联系在一起的,难得Jeu de Cartes这样活泼诙谐。Stravinsky是在1937年创作的这首曲子,巴兰钦和Janine Charrat当时用这曲子编的同名芭蕾和Cranko的完全不同,巴兰钦版的编舞以国王和王后作为牌局中的主角,而后来Cranko的编舞却以鬼牌Joker为中心。

Cranko的纸牌游戏,牌局分三,都以鬼牌Joker (Alexander Zaitsev)领衔:第一局红桃皇后(Anna Osadcenko)领军四个花色的杂牌(四个男演员),Joker搅局称王,连红桃皇后都要看他的脸色,向他卑躬屈膝,Joker神气活现,得意非凡。第二局Joker遭遇(五张)红桃同花顺(五个男演员),神气不起来了,被同花挤兑到一边,备受欺负,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第三局,四张黑桃同花大牌(2男演员+2女演员)里夹杂了一张方片小牌,小方片(Maria Alati)像小跟屁虫儿一样地跟在黑桃们后面,可黑桃们不带她玩儿。Joker第二局里吃了亏长了记性,不敢轻举妄动,一旁察言观色,看准了时机,乔装改扮成黑桃皇后,穿上黑色小Tutu,戴上小皇冠,混入黑桃的阵营中,合众排挤小方片(真不像话)。Joker受到众黑桃拥戴,又神气活现起来。

节目中最引人注目的当数演Joker 的Alexander Zaitsev。在首场《驯悍记》和GALA第一个节目Brouillards里早已见过Alexander的表现,但都不像这个纸牌游戏里的Joker那么突出。Alexander 92年从Bolshoi Ballet School毕业,进入Bolshoi几年后,两度跳槽,于96年加盟斯图加特芭蕾舞团,06/07演出季升为1st soloist,演戏剧性的角色比较拿手,早在Bolshoi的时候也演过《天鹅湖》中小丑这样的角色。在纸牌游戏里,Cranko倒为Joker设计了很多难度比较高的炫技动作,Alexander肢体关节柔韧灵活,弹跳力强,动作完成得轻松利落,几个单曲腿的蹁腿空转完成得非常漂亮,像俄罗斯演员的活儿。而Alexander的表演也滑稽可笑,轻松自如,把个Joker在三轮牌局里的神态表情心里活动演绎的活灵活现,表演和舞蹈都比较统一,似Joker这个角色便是为他编的了。

其他演员的表现比较整齐,第一局黑桃皇后Anna Osadcenko比较突出,第三局里两个黑桃的女演员Alexander Tognoloni和Miriam Kacerova高挑身条儿太漂亮了,养眼。

好玩儿的节目。

其它小节目

小节目第一个是“小资”(Les Bourgeois ),Ben van Cauwenbergh根据已故比利时籍法国香颂著名歌手Jacques Brel的同名歌曲编舞。这节目早见过俄罗斯小精豆儿Daniil Simkin在布拉格06年新年GALA上的演绎,那会儿他才18岁,两年前去了ABT当soloist(这次ABT来北京演出的CASTS里没见他的名字,不知来不来,看DQ里能不能找着他)。小演员Daniil个子瘦小,功夫惊人,一身体操似的功夫,旋子、空翻,把个三分多钟的小品跳得令人眼花缭乱瞠目结舌。只是“小资”味道呢却差了点,就如一小屁孩儿学大人样儿,学来学去还是一团稚气。原节目预告上说是Filip Barankiewicz演这个节目,节目册上的剧照也是他的。心里一直都在想,Filip那么大高个儿,那些个旋子空翻他会跳出什么效果来?能完成利落么?可没小精豆儿Daniil那么容易。谁知演员出现在舞台上后,发现演员变秀气了,就算剃掉了胡子也不能变得这么秀气吧,不像Filip啊,个头儿也小了一两号,腿脚看着也比Filip演《驯悍记》时灵活,旋子、空翻虽没有小Daniil那么惊人,翻得也挺漂亮利落的,断不是Filip的风格,可认不出演员的脸到底是谁来。这演员技术虽不如小Daniil炫,但表演却像那么回事儿了,正经装模作样的“小资”呢,看来还得稍微成熟点的演员才能跳出味道来,总体上还是相当不错的。直到演出结束了,从一个朋友手里看到了当天演员表的那张白纸,这公案才算破了,原来是Arman Zazyan,演第三场《驯悍记》中Gremio的亚美尼亚演员,那角色化着夸张的小丑妆,认不出模样来。这演员不错,想来他要是跳《纸牌游戏》里的Joker一角也应该相当有戏。可惜这台GALA只演一场,没有别的选择。

第二个小节目Mobile(1969年 West Ballet San Francisco首演),编舞Tom Ruud,音乐Khachaturian 的“Gayne Ballet Suite, Adagio”,由Elizabeth Mason, Nikolay Godunov和Anna Osadcenko出演的三人舞。节目一开始的造型就比较吸引人的眼球。节目主要以男演员为支撑,配合两个女演员在托举中完成各种几何图案造型,动作缓慢舒展,男女演员都需要具备比较强的平衡和控制能力,当算比较好看的视觉造型舞蹈。怪不得要用Nikolay Godunov呢,托举能力比好,堪任此角。

第三个小节目,是该团年轻的编舞兼1st soloist Bridget Breiner 在07年的新作Sirs,根据Nina Simone 演唱的、Joseph Hathaway 和Charles Kingsley创作的歌曲 The Young Knight编舞,一段流畅风趣的四人现代舞,年轻朝气四处洋溢。女孩子(Linda Waasdorp)悠闲散漫傲气十足,周旋于围着她转的三个男孩之间。男演员着棕黄色大喇叭裤,别具一格,其中Evan Mckie显得格外灵动。

而后J. Cranko的小品 Legende,Sue Jin Kang和Jason Reilly的慢板抒情双人舞,觉得Jason的表现就不如在Brouillards里的爵士风格小片段自然,个人以为他不太适合这种类型的舞蹈,他和Kang的配合也不太顺,节目出不来彩。心里惦记着这节目要是换两演员跳,效果会怎样呢?

最后的Le Grand Pas de deux,看演出效果该叫“幽默大双了”, Christian Spuck编舞,音乐Rossini,Alicia Amatriain和Marijn Rademaker压轴。舞蹈中貌似恶搞了古典大双、黑天鹅PDD、仙女、Paquita Grand Pas等经典段子里的某些动作,算是表达了现代年轻编舞对待古典双人舞的一种态度么?抑或只是一种偶然的即兴发挥,只为博得一乐?不得而知。节目册上介绍很简单,说是Spuck为斯图加特芭蕾舞团2000年圣诞GALA的应景之作。Alicia着传统Tutu,却手拎现代手袋,鼻梁上架了副眼镜,舞蹈中要不时地扶一扶快滑脱的眼镜,还要忙着一会儿找地方放手袋,一会儿又把手袋找回来,一转脸还要变成古典明星的样子,摆各种古典高难动作的谱,忙得不亦乐乎。但Marijn还是一如既往的斯斯文文,就连穿插在里面扭腰送胯的搞笑动作都一本正经的,不如Alicia表现得那样夸张可乐。虽然个人挺喜欢Marijn的风格,可在这个节目里,似乎并不令人满意。于是就想,该把Marijn和前面那个小节目的Jason对调才好,Marijn和Kang跳Legende,气质风格都比较合适;Jason换来和Alicia跳这段幽默大双,Jason具有的那种百老汇气质应该能把这个节目演绎得更为有趣。演出结束后,翻节目册,发现这幽默大双的小剧照居然就是Jason,为什么北京这台演出就没安排他跳呢?

最后再唠叨两句:原来节目演出顺序是Brouillards开场,纸牌断后,几个小节目安排在中间。似乎临到演出顺序被调了一下,把纸牌放在了中间,几个小节目放在了后半部分,大约因为小节目里面有个幽默大双吧,大双就该压轴么?私下里认为这么一换,整台节目反而显得头重脚轻,开始和中场都挺有份量的,到后场就有点小玩闹了,让小节目弄得零零碎碎的。倒还不如原来的安排,小节目在中场调节活跃气氛,纸牌热闹戏最后压轴,显得整台晚会安排比较均衡,节奏感好些。

 

Copyright ? Enya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 Enya的芭蕾世界 http://enyaballet.blog.163.com/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帖

  评论这张
 
阅读(821)|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